「請坐。」眼前的男人伸出左手。

他的名字是KC,是候選內閣的外務副主席,身穿淺色襯衫和牛仔褲,樣子成熟穩重,看來是內閣的靈魂人物之一。

「好,唔該。」我爽快回答。

此刻,我身在一間靜音自修室內,我和KC互相對望,氣氛嚴肅而沉重。

明明是二時相約,他卻早早到步,安頓座位上恭候著我。



那就證明,KC很有誠意。

「咦?你隻錶睇落唔錯喔,薄身面、全白盤、尼龍錶帶,簡潔又自然。」見客時,我喜歡帶動話題,主導討論。

「嗯?識嘢喔。」KC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呢隻牌子有自家機芯,肯俾五年保養,證明佢哋對自己出品好有信心。」

看來是談得上話的人。

有趣。



「唔知你哋內閣搵我,係想查下乜嘢呢?」我轉過話題,詢問客人所需。

KC點頭,然後開始說話:「你應該知道,而家有兩個SU(Student Union學生會)候選內閣,分別係我哋Sky,同埋對家Astronaut。」

果然是這樣,要我找敵人痛腳。

「重有半個月就係投票期,我哋需要更多支持,贏得更多選票。」KC的一字一句,都顯出皇者風範,冷靜而果斷。

然而,只有弱者才會使出如此手段,挖敵人痛腳。



也罷,我是來賺錢的,不是來評論世事。

「好,我明白。」我記下筆記:「你哋目前為止,有冇一啲方向或者細節?等我可以參考下。」

說來,兩個內閣的宗旨可謂大同小異,提出的都是那些無聊的競選承諾,例如「追求學術自由、學生福利,提供更多師生交流平台」等,實在令人厭倦。不過,對方的內閣似乎是大熱之選,因為參選人物來自不同學會、宿舍,有著相當競爭優勢。

也許,Sky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Astronaut很大機會衝破天際,突圍而出,才要想其他辦法。

很好,這筆生意不錯。

「我哋唔係好掌握對家資訊,要靠你出力。」KC平淡地說:「同埋而家只有兩個星期時間,比較緊急。」

兩個星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然而,我是要找一個內閣的致命痛腳,置他們於死地,因此難度甚高。



我低頭沉思,盤算著一些可能性。

虛報履歷?不良形象?利益收受?誇大競選承諾?不合理財務預算?這些都是我思考的範圍。

就在此時,KC伸出信封,再次發話:「我哋為左表示誠意,已經同意先俾一部分報酬,完事之後,會再俾埋另一份你。」

一般來說,我都是破案後收費的,但我當然接受破例。

我收過信封,看看裡面的銀紙,幾乎大吃一驚。

他們的誠意也太厲害吧。

二、三、四、五、六……



全部都是金黃色的紙幣,總共六千。

我還未動手,就已經得到一筆豐厚的收入。

很值得……

「好,我會努力,好快會再搵你。」我盯著KC的眼神,予以肯定。

「我等你消息。」KC也微微點頭,似乎是對我有著無窮信心。

我二話不說,與對方握手,然後離開自修室,開始籌劃大計。

他找對人了。

「…」



 晚上,家裡。

我在書桌上拼命工作,然而電視機傳來擾人的聲音,我恨不得將其砸破。

家裡沒有房間,進入大門後便是雙層床、餐桌和電視機,廚房和廁所混在一起,環境極度惡劣,昏暗而骯髒。

對的,我出生貧苦家庭。

而我絕不甘心……

「酒呀!!!!!!阿仔買酒呀!!!喂!!!!個政府係咪黐線架!!!俾酒嚟啦!!!」父親呆在電視機前,自言自語。

我恨他,極度憎恨。



一個社會上近乎毫無作用的人,每天虛耗自己的光陰和金錢。

畢業後,我一定會搬出這個鬼地方,遠離眼前的麻煩人。

至於母親,早就受不了這個老頭子,離世了。

我發誓,將來一定要當個有錢人,站在時代的頂端,踐踏所有社會廢人。

我實在無法接受這種低等生物。

此刻,我不禁再次記起,十年前的那件事,那段不堪回首的回憶。

「…」

不,沒空思考了,該回到工作,我的調查對象。

學生會候選內閣,Astronaut。

他們合共七人,五男兩女,主席是一個叫Chris的人物,曾是商學院學生會主席,以及學生會雜誌副編輯,有充足的辦事經驗。

我調查資料,沒有發現任何異樣,Chris的職位和經驗全然屬實,競選大綱頗為客觀,財務預算也沒有可以針對的地方。

這其實是我預期的結果,只是要好好了解這個內閣,知己知彼。

那麼,要從其他途徑尋找線索了。

「…」

翌日。

擒賊先擒王,一於從Chris入手。

要找上他並不困難,因為他就在校園裡派發宣傳單張,臉上長年掛著笑容,從不疲累,這就是所謂的熱情嗎?

他身穿學生會競選T-shirt,五官端正,外表陽光。如果說KC是冷靜果斷的類型,那麼Chris就是熱情樂天的領袖,兩者確實有著鮮明對比。

我從旁邊走過,Chris立馬將傳單遞過來:「請支持2號候選內閣,Astronaut,兩個星期後請投我哋信任嘅一票,多謝支持同信任!」

既然如此,我不如趁機做點小動作。

我單手伸進褲袋,開啟錄音器,然後開始說話,還不忘展出溫暖的笑容,好讓對方放下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