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望出窗外,驚見天上烏雲密布,是不太好的預兆。

我回到學校,發覺旁人都在談昨天的新聞。

我清楚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喂,琴日有冇睇新聞……」

「有呀有呀,個女仔好慘囉。」



「好似讀Ed(Education)架。唉,呢家愈嚟愈多單。」

「係學業壓力?定家庭問題?」

「唔知呀,冇睇太深入。」

內心頓時涼了。

不,與我無尤。人是能選擇自己的命運,輕生與否,與他人無關。



我不予理會,加快腳步。

「呼……」我喘一口大氣。

我的確意想不到,她會就此死去……

不……過去的,就最好忘記,尤其根本事不關己。

眼前,還有新案子。



我必須專注別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

今次的客人是Hall 5的宿生會主席,叫Jovy Law。

搜集過資料,知道Jovy是法律系高材生,曾贏得傑出青年獎項,來頭不小。

簡單來說,她不是普通人,不是天陽,絕非好惹,一字一句都須小心。

我們相約的地點就是Hall 5,我來到大門前,已經瞥見對方。

「Jovy。」我叫道:「你好。」

「Paul?係咪?不過我唔覺得呢個名係真。」她還真聰明:「我帶你入去傾。」



跟聰明人說話,的確暢快。

宿舍當然沒有辦公室,Jovy帶我上三樓,來到一間休憩室前。

這裡人流頗多,不論男女,凡是碰上Jovy的,紛紛識趣打招呼,微笑點頭。

「呢度隔音特別好,可以放心傾。」Jovy說。

我步入房間,坐到位子上,打量著眼前的大人物。

她染棕色頭髮,雙眼明亮,身穿牛仔外套,形象清爽而型格,不愧為宿生會主席。

「我諗我直接開門見山會比較好。」Jovy跳過所有開場白:「好似琴日所講,我要你查邊個揭發滴蠟件事。」



昨晚睡前,我大致看過資料,知道事情的狀況。

現在先歸納一下。

五天前,某人於大學Secrets發佈一段純文字匿名帖文,公開滴蠟欺凌事件的經過。然而,帖文上沒有明確提及哪個舍堂,也沒有任何實質證據,所以只惹來抨擊和嘲笑。

然而,就在發帖兩天後,告密者公開一張相片,發表平台卻不再是大學Secrets,而是具公信力的大學速報,頓時引來熱議。

相片中,一名男生僅穿孖煙通,躺在地上,而約十個宿生圍著起哄,其中一人更拿起燃點的蠟燭,對準那人的下體滴蠟。

還真替他傷感……

縱然所有人的樣子都有打格,我卻能清楚認出Jovy的體格和髮色,她確實身處現場,是其中一個起哄歡呼的。

也許,這就是她高度重視的原因之一。



雖然有相片,不少人卻出言質疑,對抗真相。爭議越趨激烈,開始蔓延到大型討論區。

而緊接著,一段半分鐘長的片段於前天流出,同樣是校園新聞首先發帖。片段並不完整,應該是剪輯過,沒有最重要的滴蠟片段,只有圍堵、起哄、制伏等事前細節。

當然,這些內容足以引起嘩然,成為熱烈討論的話題。

我猜,這些資料足以上新聞了,更可況告密者還沒有供出全部證據。

「呢個二五仔偷偷拍低整段過程。」Jovy補充道:「一定要捉到佢。」

其實,從剛才的資料得知,告密者很有心思,懂得循序漸進,先拋磚引玉,引起部分人目光,再公開實質證據,徹底摧毀反對聲音。

如此看來,事情還沒有結束……



找出揭發者,才有一線機會,阻止公開醜聞。

因此,我必須盡快行動……

「完全唔知邊個偷拍?冇線索?」我嘗試問清楚:「同埋你有冇問過任何當事人?」

他們不該投入成這樣吧,完全沒有察覺偷拍。

不過也不奇怪,當時人數超過十個,而所有人都注視著那個可憐人。

這裡,我能夠先排除「受害人就是告密者」的可能,畢竟他伏在地上,無法動彈,不可能偷拍眾人。況且,他該不會公開自己的醜事吧。

「我唔想打草驚蛇,所以冇審過任何人。」Jovy說:「至於線索,係有嘅。」

幸好,不會讓我一拼調查十個人,這樣太麻煩了。

「無論係相定片,都係由同一角度拍攝。我大約認得嗰個位,當時應該企左兩個人左右。」Jovy似乎是懂得合作的客人:「我有呢兩個人嘅名同少少資料,而家俾你。」

我接過紙條,大致閱覽。

兩個目標人物都是女的,名字分別為阿琪和Cici。

人物已經夠多了……

「好,呢個方向好重要。」我說:「重有冇其他料?例如呢兩個人會唔會……唔妥間Hall?」

這是從動機考量。

公開醜聞,不就是為了破壞舍堂名聲?

「應該唔會,但我會幫你留意。」Jovy回答:「我知道呢單嘢比較麻煩,我會盡力配合。」

那當然,網上的小動作是最難追溯的。

對方亦非常機智,以匿名身份公開所有內容。

這單案子,不可能是單靠跟縱知曉真相。

「得,好快就會有消息。」縱然如此,我還是自信回答:「咁報酬方面……」

這是最重要的話題。

「萬五,有冇問題。」Jovy原來一早就想好。

爽快,我喜歡。

「就呢個數。」我微笑,擺脫剛才的愁眉苦面。

「係咁嘅話,我就唔阻你開始調查。」Jovy站起,與我握手,像KC一樣老練而成熟:「我送你出去。」

走廊上,我驀然想起Matthew和Jackie的案子,當時我偷拍通姦證據,不慎被發現,幾經艱苦才真正脫險。

此刻,我與Jovy談天說地,很是輕鬆。

「呀,你令我幾驚訝。」Jovy滿意地說:「明事理,唔會針對我哋所做嘅嘢。」

她所指的,應該就是滴蠟吧。

那些事情,才與我無關。

「我係個生意人,呢啲唔係我嘅Concern。」我裝作專業。

「哈,等你好消息。」Jovy來到門前,卻發現天下雨了:「咦?有冇帶遮?」

幸好,我早上知道不對,便攜了雨傘。

「轟隆!!!!」驀然,閃電來打擾。

到底怎了?

我開啟手機,看看天文台,警覺現已懸掛三號風球和黃雨訊號。

「天文台預料,颱風『竹山』將會沿西南面靠近香港,帶來狂風驟雨,天文台或考慮於傍晚時分改發八號強風訊號,並預料深夜時分改發十號烈風訊號。各位市民應……」

原來颱風即將到來……

也不管了,該開始工作。

首先,要從基本面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