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過後,所有人的話題都與颱風息息相關。

而我,只顧守在角落,窺察前排的阿琪。

她正坐第一排,喜歡與教授互動,解答問題,看來是「學霸」。

Jovy說過,阿琪不但成績優異,而且活躍主動,參加不少舍堂活動。

這些細節,當然不代表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有沒有出賣舍堂。

說來,我總覺得舍堂其實與黨派差異不大,自成一家,建立所謂「獨特」的理念和抱負,然後排除異己,甚至對新人進行洗腦教育。

也不管了,現在沒有道德考量。

舍堂的事情,與我無關。

如是者,終於下課了,阿琪走出課室,與友人會面,雙雙到餐廳吃飯。



「喂,打風冇影響你嗎?」阿琪問。

都是那些閒談屁話。

「我嗰區好彩呀,可以返到U……」

「聽講火車塞到好誇張呀……」

「好彩我平時搭小巴,哈哈。」



究竟何來好笑……

「嗯,話說呢度有冇Wi-Fi?」阿琪又問。

「冇呀,用Data啦。哎呀,唔記得左你冇添,哈哈。」

「好Mean呀……」阿琪抱怨。

我之所以能夠清楚聆聽,是因為餐廳人煙稀少,雜音不成問題。

我身處二人附近,點了一杯咖啡,然後裝作滑手機。

作為私家偵探,必須避免眼神接觸。

雙目交接,就會引起懷疑。



「咦?阿琪,話說長洲嗰邊點樣?」驀然,這句引起我的注意。

居住長洲?頗罕見的。

「唉,唔好提……嗰邊搞到好犀利。」阿琪嘆氣。

我仔細思量,感覺不是什麼特別事情,便繼續專注聆聽。

然而,兩個閨蜜可以有什麼話題……

要麼劇集,要麼歌手,要麼化妝品,要麼甜點……

還真委屈了自己。



最麻煩的,是她們足足談了兩個多小時,彷彿隔世情緣一樣,害我無奈至極。

幸好,我還能坐著等待。

三時半,阿琪終於離開餐廳,前往大學。

天上依舊烏雲密佈,雨水充斥人間,我開啟雨傘,一來擋雨,二來隱藏自己,不讓阿琪發現。

阿琪返到學校,原來是約了教授,詢問課堂內容……

還真無奈。

我在走廊間來回踱步,不斷看錶,心急如焚。

阿琪日間忙碌,如果她是告密者,便很有可能晚上才會行動,上載滴蠟片段。



難怪那些證據都是晚上公開的,一來擴大接觸人數,二來方便自己。

當然,我還不能下任何定論。

然而,就在等待期間,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

驀然,久違的KC從另一間課室走出,旁邊是個身高突出,穿整潔西裝的人物。

「嗯?」我好像見過那人。

KC依舊掛著意味深長的微笑,與對方頭頭是道。



「咦?係你?好耐冇見。」果然,KC看見了我。

「哈,而家幾好嗎?」我也反問。

KC看來風生水起,換了手錶,是可以深潛數千米的高效能機械錶。

這樣的手錶,市值至少十萬。

「幾好啦,係忙啲,SU嗰邊好多嘢搞。要做好每個Event,令學生滿意接受。」KC回答。

哈,我大概猜到意思了。

高手就是高手。

「重有,呢位係我朋友,Mike。」KC伸手介紹。

這人非常眼熟,卻說不出哪裡見過。

也不管了,大腦容量有限,記著有用的事情就行。

「你好。」Mike語氣平和,握手卻有一定力度。

看來也是大人物。

其實,與KC打交道的,都不會是平凡人。

「叫我Paul得啦。」我回以銳利的眼神。

「Paul之前幫過我好多。」KC讚歎不絕:「非常有本事。」

「係咩?」Mike懷著好奇的目光看我。

「哈哈,少事少事。」我謙虛起來。

現在還是保持神秘吧,始終還在跟進案子。

「好啦,我哋都有嘢跟,得閒飲茶。」KC拋下一句,便與Mike離開大樓。

我似乎成為KC圈子的一員了。

其實我不過是個見錢開眼的傢伙,他有錢,我便為他辦事。

「…」

終於,阿琪離開教授的辦公室。

我靜靜跟縱,無聲無色。

天已入黑,阿琪與數人會面,然後前往附近的熟食中心吃晚飯。

私家偵探有個難題,就是跟縱可以一無所獲,因為調查對象不會「時常」露出破綻。

例如,出軌的人可能一星期私會一次,也有可能一個月才密會一次。因此,私家偵探很難捕捉黃金時機。

今天便是個好例子,吃過飯後,阿琪便直接返到舍堂。

「可惡。」我轉頭離開。

我只好回家,整合這天的線索。

「唉。」我癱軟床上,失望嘆氣。

時間緊迫,我卻查不了什麼。

Jovy那邊也沒有資訊,似乎告密者行動極度小心。

屋內積水很難清理,麻煩至極。

可惡的颱風……

可惡的唐樓……

等等……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靈機一觸。

我立馬開啟電腦,調查真相。

「唉!!點解一早諗唔到!!!!」我幾乎破口大罵,右手擊破桌子:「浪費功夫!!!!」

我二話不說,致電Jovy。

「有料?」Jovy問我。

「問你幾樣嘢,Confirm我嘅推論。」我說:「阿琪係咪住長洲?」

「係。」她肯定回答。

「打風嘅時候,阿琪返屋企定住Hall?」我再問。

「應該係返左屋企,佢略略講過,要幫屋企人做防風措施。」Jovy回答。

那麼,可以確定了。

「阿琪唔係告密嘅。」我語氣堅定:「打風嗰兩日,長洲斷水斷Wi-Fi,新聞有講。」

「嗯?」Jovy訝異。

「我亦知道,阿琪係冇用數據。」那是來自阿琪口中:「而個二五仔,係正正打風嗰晚爆過料。」

「係……我明喇…….」Jovy豁然開朗。

既然失去網絡連線,告密者便不可能公開任何資訊。

「但係……」Jovy還有一點疑惑:「但唔係冇可能…….都可以借Data,或者…….」

「唔應該用呢個方向諗。」我解釋:「告密嘅人冇跟Schedule嘅必要,延遲一兩日根本冇所謂,冇任何損失。況且,你諗下,告密嘅人係會傾向減少麻煩同風險。無論係借Data、搵人代辦、即場買Data,都涉及第三者或者兜圈,佢唔會因為一時貪快,而蒙受心理壓力,同一定嘅風險。」

「你意思係,個反骨仔一定會搵個最安全嘅方法爆料,寧願拖一日……」

「冇錯。」我說:「所以阿琪係二五仔嘅機會極低,可以直接排除。」

「明白,即係剩返……」Jovy沒有直接說出。

當然,我還要更實質的證據,指證是另一人所為。

「我已經有辦法。」我說:「但要你幫手。」

「好。」Jovy回答。

既然報酬足足過萬,那我也不介意更新設備。

反正,這些東西一定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