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十一時。

「有咩想訂嘅,下次直接搵我啦。」老闆微笑,招待功夫可真一流。

「好呀,唔該你。」我回眸一笑,便速速離去,畢竟時間趕急。

何況,我已見慣這種嘴臉。

「…」



我乘搭的士,回到大學。

「大支出呀。」我不禁概嘆。

眼前這些東西,用上足足4000元,還真心痛。

我前去Hall 5,與Jovy會面。

「唔好意思,遲左。」我簡單一句。



「唔緊要,係咪上我房?Cici未咁快返嚟。」Jovy回應。

「好,麻煩帶我上去。」

這次,一定要辦好。

我抵達Jovy的房間前,同時斜視四周,確保沒有耳目。

Jovy快速開門,待我進入房間,便趕緊鎖上,果真小心。



「你嘅計劃係點?你重未講清楚。」Jovy問我。

「裝Cam(Camera)。」單是兩個字,已令Jovy瞪大眼睛。

應該是她意料之外吧。

「但係咁樣比較……」Jovy低頭沉思,猶豫不決。

「你都係想水落石出,呢樣嘢最多維持幾日。」我嘗試說服對方。

畢竟,這個辦法是最有效的。

「好……反正係非常時期。」本以為Jovy會極力反對,誰知不消數秒,她便答應配合,省掉時間和口水。

對,非常時期,就要用非常手段。



總算思維清晰。

我環視房間,思考鏡頭應放在哪裡。

房間呈正方形,左右兩邊都是睡床和書桌,前方是窗台,木門旁邊是衣櫃。

完全符合預期。

「Cici用邊張床同檯?」我問。

「左邊嗰張。」Jovy回答:「你果然夠狠,冇枉我出呢個價。」

那當然,我從沒讓客人失望。



況且,私隱什麼的,我才不管。

「但係,Cici未必會喺度Upload條片。」Jovy說:「可能你會徒勞無功。」

「所以我想你幫手。」我轉頭,看著Jovy的雙眼:「你呢幾日唔好返Hall,等Cici放下戒心。」

這是計劃的一部分。

「係……咁樣,Cici就有機會露出馬腳,喺度公開條片。」Jovy恍然大悟:「係麻煩少少,但冇問題嘅。」

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家裡是最安全,最私隱的地方。

而事實上,每個地方都不安全。

「冇錯,我哋要攞到證據,就要隱藏得好好。」我無奈地說。



接著,我觀察房間設計,Jovy則收拾衣服。

「都係幾日,唔駛執太多。」我說。

「屋企好少衫,冇辦法。」

原來甚少回家。

待了五分鐘有多,我才下定決心,裝上鏡頭。

鏡頭極小,好比一毫子,而且有高清影像,運作穩定,甚至有防水功能。

科技的威力,真的難以想像。



最近內地有新技術,街上的閉路電視和天眼能夠辨認面容,識別身份,甚至可追縱某人的消費習慣、行為模式,多麼讓人拍案叫絕。

所以說,人是沒有私隱的。既然如此,為何要捍衛私隱,一個形同虛設的名詞?

我掛上鏡頭,合共兩個,一是Jovy書桌上的盆栽,二是房間左邊的窗簾。

「我試下啲鏡頭,你開住電腦,先去書檯,再坐Cici張床。」我說。

我開啟手機,與攝錄器連線。

這個老闆果然不錯,進口的都是上等器材。

不消數秒,畫面便呈現Jovy的身背,以及她眼前的電腦。

說來,Jovy筆直的長髮,還真吸引,應該說,無論是氣質和造型,都很突出。

我稍微移動盆栽,好讓書桌上的電腦畫面清晰可見。

「好,去張床到。」我說。

一些人喜歡到床上工作,我必須預料所有變數。

我稍稍調校窗簾的鏡頭位置,便宣告任務完成。

「唔該你。」我答謝Jovy。

這算是我第一次,由心感謝別人。

她身為客人,卻不會胡鬧礙事,懂得合作。

確實是個不錯的夥伴。

「OK就走啦,唔好留太耐。」我打算離去。

「好,我送你。」Jovy緩緩開門,向我點頭,示意走廊無人。

我不揮衣袖,直接走出房間。

「…」

來到Hall 5大門前,我才鬆一口氣。

裝鏡頭好歹是第一次,內心總有些緊張。

「最好同其他人講,話你會返屋企幾日,最重要係俾Cici知道。」我不忘提醒。

「啱啱Whatsapp講左。」Jovy回答。

好,不用擔心。

今天已沒別的事情,唯有直接回家,監察攝錄狀況。

今晚,Cici很可能會公開片段……

關鍵的一刻,隨時出現。

「呀係……話說你做左偵探幾耐?」Jovy忽然問我。

剛還在沉思,忘記客人還在旁邊。

然而,為何會這樣問?

「半年多少少啦。」我乾脆回答,畢竟無傷大雅。

「以為你係全職添。」Jovy微笑,看向遠方。

「哈。」最好的回應,是笑容。

「鈴鈴鈴!!!」驀然,電話傳來響亮的聲音。

「嗯?」

我掏出電話,警覺是那個死老頭子。

「喂?做咩?」不是Jovy在旁,我早就破口大罵了。

「呀……阿仔!!今晚唔好返屋企,啱啱換電視,有朋友上嚟睇波!!!!!!哈哈!!!睇波!!阿黃!!都話我冇醉!!!!」原來如此,又要讓我流連街上。

不過,都習慣了。

只是有點突然,我需要一個隱秘的地方,監視Cici的行動。

可惡……

「頭先傾咩?」Jovy好奇問我,大概是察覺我皺起眉頭。

「今晚冇得返屋企,諗緊去邊。」我淡然回應。

「Coffee Shop或者自修室?」Jovy建議。

「唔得,始終係監察片段,唔可以去公眾地方。」我按著額頭。

「咁呀……」Jovy繼續說話:「或者去我屋企?反正我都想睇。」

「你確定?」說實在,我有點驚訝:「你屋企人呢?」

「佢哋離左婚,而阿爸長期出差。」Jovy淡然地說:「加埋我住Hall,所以屋企其實好少真係有人。」

原來也是單親家庭,要靠自己生活。

既然不能回家,那就沒所謂吧。

「…」

吃過飯後,我和Jovy便踏足數碼港,來到另一個世界。

「嘩,真係未嚟過……」

背山面海,寬闊的街道,稀疏的人流,嶄新的大廈設計。

「係呀,但偏遠少少咁囉。」Jovy回答。

難怪Jovy能出高價,看來不會窮到哪裡去。

終於,我來到Jovy家裡,二話不說,開啟電腦。

現在已經黃昏了。

「Cici應該差唔多返到Hall。」Jovy說。

果然,十多分鐘後,Cici走入房間,坐到床上休息。

無了期監視,這種滋味還真獨特。

幸好,現在有人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