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靜靜的躺在我的胸膛,驀然回過頭來,用那溫柔而帶有絲絲哀求的眼神望著我,輕聲的說,
「可否不要走,就只有今晚...不要離開我,陪我過...可以嗎......?」
她可憐兮兮的語調,叫我的思緒瞬間失去分寸,令我猶豫起來。
「阿正,我愛你...我不願失去你...我感覺到,今晚後我會失去你,所以,真的...我真的
不想這樣,就讓我任性這麼一次吧......」她愈說愈顯得不安。
燈光雖然暗淡,但我很清楚的看到,她可愛的臉上,開始掉下了一顆顆淚珠。
我的心也像同步的碎了,猛烈的抽動了一下,我實在不忍心,她是除我媽外最愛的女人。
我默言不語,在她的眼前,我只能溫柔看著她,內心卻正與千百萬種考慮戰鬥。
「求你......」Yuki用著她那柔滑的秀髮像小貓一樣不斷的在我胸膛上轉動著。
她的哀求,其實應該說是要求,很小聲,若是以前,我一定會大嚷著要她再大聲的說多遍,


但這次我聽得分明,聲音就似有萬劍齊發的殺傷力,直接要把我的心搗碎。
Yuki不像其他女孩,我稍稍不回應不答應她們的說話和要求便大吵大嚷,或是提高腔調逼男人屈服。
所以我往往不會拒絕她對我的要求,而且她也很少要求我做甚麼---
她絕對稱得上是一個溫柔體貼,完美的女朋友。
我真的寧願在今天沒有見過她,那麼我可以更快完成這次死亡,至少我也可以多懲罰一個人。

我裝著不經意的看了看手標,下午十時五十五分。
這刻的我和Yuki,正正坐在葵涌運動場內,近馬路邊的草地上。
或許有人問,運動場不是十時三十分便已關門了嗎?為什麼我們還可以在這?
我也不知道。原本九時三十分的我便應該坐葵芳的椰林閣,躲在一角,伺機而動。


由我睜開眼開始,我已經決定了要殺他,那個卑鄙小人,每每在公眾前說甚麼為公眾好,
為公眾做了甚麼做了甚麼的,實際只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小人,
為了金錢利益,他統領著一批對大一統國唯命是從的「人才」,自己亦首當其衝做一個「大太監」,
以前我對他的印象已經很差,只是想不到他可以比我想像中更差更「禮義廉」,
對的,他是錢耀宗,人如其名的要以錢榮耀祖宗 --- 
一個為了得到更多錢而出賣香港,讓明天的「大一統國人免入關至香港」的方案通過。
為了榮耀自己的祖宗,他將令港人的福利盡滅,屆時香港真的會完全被大一統國人完全入侵。
我怎會知道?還不是和上次一樣,經歷死亡後醒來,身邊的手提電腦便會多了很多資料。
而錢太監的「威水史」也全都盡錄在電腦裡。大概是它給我的資料吧。
我當然要在明天議會前讓他永遠不能出席,更莫說通過方案!


我也由電腦知道了他這兩天的行程,所以我決定去那裡和他打個招呼。
十時三十分時,我大概已經亮出短刀,直椎他那自私令人厭惡的心,
然後自己也跑上天台完結這一次的死亡,我想得倒像周到,但......

「陪我去運動場坐坐!」還不到九時,我一下樓下便被Yuki拉著走,
我冷不防的,根本反應也來不及做,便被她拉著向運動場走了。
直到走到了運動場最左邊的看台,走了上去,坐下。
二人靜靜的坐著,看著運動場上只剩下零丁的人在跑著步,同時感受著對方的氣息。
我當然受不住這種沉默的浪漫,我正想問她為什麼把我拉來這,
未開口她已把拇子放在我嘴邊,示意我不要說話,然後她不顧儀態的轉過身,
把頭倚在我的大腿上,舒服的躺著,也默默的看著我。
幸好她有穿襪褲,當時我卻是這樣想,大概我也不願她便宜那些猥褻老伯。
之後約十時二十多分時,她再次把我拉著走,拉到運動場左面,大鐘後面的牆後躲著。
我慢慢的擁著她,直到運動場的人全走光了,燈光全熄滅了。



十一時正。我想,大概明天還有時間,那個議會下午五時才展開,只要我在開會前......
其實根據手提電腦的資料,那個錢太監在十時三十分也離開餐廳了,我現在跑去也來不及了。
所以我想那麼多也是徒然的。我再次看了看她。
在微微的街燈照射下,她那白晢清秀的臉顯得更迷人。
我撥了撥她剛垂了下來的斜陰,用手輕輕的抹抹她的淚,深情的在她的臉上印上一吻,
「傻瓜,我不會離開你,我也...捨不得離開你。」
她聽後終於破涕為笑,很快的在我的唇上回上一吻,甜甜的一吻。
我再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用體溫告訴她,我會一直在她身邊。
之後二人躺在草地上,一起看著同一個天空。我多麼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這刻,
最少我和Yuki是那麼的近,兩人的身心也是那麼的近。但,命運不讓我這樣。

十一時三十七分,期間我不時也偷看著手標,害怕忘了要在十二時前完成那件事。
十一時四十五分,我忍不住隨便說了一個藉口便逕自爬出運動場的鐵門,頭也不回。
以我的速度要離開的確不難,畢竟我也曾是中學田徑隊的一員,我很快消失在Yuki面前。
十一時五十五分,我已經跑到了附近守衛不太嚴的最高的建築物的頂樓。


完了吧,我俯視看了看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數輛停在一旁的計程車,
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爬上了高牆,縱身一跳。
不用十秒,我已經成功製造了一次巨響。「我」重重的躺在那計程車上,
那車的車頂也被壓得變了型,原來「我」的份量還不少。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還是一如以往的「升了仙」的浮在空中。
看到自己本來算叫做五官端正的臉插滿了車的玻璃碎片,我不禁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久救護車,警車也來了,樓上樓下看熱鬧的三叔公四姨婆五舅媽也徐徐出現。
在人群中,我好像看到Yuki的影子,不知道她是怎樣出來的。
若真的,她一定很心痛,崩潰了吧。果然,是她,她暈倒了。
我又是一陣心痛......
但不要緊,我知道不要緊的,因為馬上,馬上便會好的......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later......
良久,眼前出現一曙光,整個世界也像被吞噬了般,連我也是。
為了媽媽,為了Yuki,我甚麼也不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