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力的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仍然是那幾顆白白的燈泡。
我勉強的站了起來,走去廚房的雪櫃拿了一枝鮮奶,很快的飲盡了它。
又斯斯然的走回客廳,望了望日歷,日歷上清晰的印著八月二十日的阿拉伯數目字。
又過了一天,這是那件事後的第一百天了。我到底還要這樣的「生存」到何時?
沒人答我,我真的很想問它,為什麼要讓我不斷這樣的重覆「生存」。
可它沒出現,自從那天出現過一次後它也未曾出現過。
我走進我的房間,見到媽媽安詳的躺在床上,我的又酸了一下,
媽就像從沒離開過般,臉色仍有點點紅潤,就像睡了的人般。
我不禁提起了媽的手,感受那點點的餘溫。
媽的靈魂到底去了那裡,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要做的,是我一定要令媽醒過來,


無論要我承受幾多痛苦,再多的恐懼,我也不怕……
我吻了吻媽的手,輕輕的放回。望了望手上的紅色手標 ---上午九時正。
距離錢耀宗出發去參與那個賣港議會的時間還有八小時。
昨天若不是被Yuki拉著,他早已經成為我的刀下亡魂,不過今天他不會再那麼幸運了。
想起Yuki,不知道她怎樣呢?不過我肯定她不會記得昨晚發生的任何有關我的事,
應該是說任何人昨晚接觸過我的人與事,圴會被強制消除記憶,
這一點,也是我慶幸及放心的一點,多虧了它的幫助吧。
我急忙跑去了那個混蛋父親的房間,從他的枕頭下找到那短短的匕首,
他收藏武器也是怕有人威脅自己的生命,特別是那些經常作客的放高利貨款的。
也對,用混蛋的武器去殺那個混蛋錢耀宗,最適合不過。


 
我大大的吸了口氣,開了門,準備步出門口。
腦海卻霎時震盪了一翻,然後像是被子彈貫穿了的感覺,
接著的不止是頭部,全身也像被猛火燃燒般,我痛苦的在地上滾動。
滾動了不知多久,身體才「冷靜」下來,是痛苦,卻習以為常,
再痛的也試過,畢竟我也死了九十九次了,這也只是「小菜一碟」:小意思。
我以為這種副作用只要痛一陣子便好,但我承認我的確有點天真。
再次爬起來開門,腦海再一次受襲,而且……
第九十九次死亡、九十八、九十七、九十六……
一段段片段像刀片般閃過我的大腦,強逼著我再次回顧過去的每一天……


第十、九、八、七、六……
直到那一天,大腦像由快速前進的播放模式停了下來,按了播放的按鈕。
 
五月十二日,就像平凡的一天,沒有異樣,天氣還不錯呢,有陽光有點微風。
早上如常上班。做的是百佳的理貨員,前幾天考完公開考試便迫不及待的上班。
其實剛剛上班而且對於在這之前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我,理貨對我來說還有點吃力。
和前幾天一樣被經理問候了很多遍,上架下架的工作也做得特別慢,所以……
不過漫漫八小時工作,在意志力的支撐下也終於捱過去。
先苦後甜,下午六時多離開百佳,約了女朋友Yuki去旺角吃晚餐。
很久以前便聽很多朋友推介那間強記小廚,說甚麼一定要嚐嚐那裡的招牌菜。
晚上七時多,我們點了泰式生蝦和強記雞煲,還真的美味。
吃完一頓美味佳餚,送完Yuki回家後,我也逕自回家。
一切也沒有甚麼特別,我還盤算回家後洗澡後便馬上睡覺早作休息。
 
「給我!脫下來!」我門還未打開,便早已聽到爸的叫喊聲。


咔嚓。門開了,爸媽同時望向我,不消一秒又繼續他們的爭峙。
「我不會給你的,給了你,你還不是拿去賭…我不會給你…而且這是我們結……」
媽還未說到「婚」字,「啪」便被爸賞了一掌。我看到這一切。
「你在幹什麼?」我厲聲的向爸喝道。爸怒目直瞪著我,正欲開口大罵。
媽卻止住他,「正仔快回房,我給你買了陳奕迅的唱片,快回房聽吧!沒事的!」
我聽了媽的話,畢竟在這晚前,他們倆大大小小也吵過不少次架,
所以我相信這次也會安然沒事的。我回了自己的房間,牢牢的關上門,聽起唱片。
每次殺不死你殺不死你也醫好你……戴上耳機,整個世界也被Eason的歌聲充滿。
媽媽對我特別好,知道我喜歡Eason,市面才剛出售便把這唱片買了回來,
更好的是她著緊我,著緊我的前程,著緊我的女朋友,著緊我的心事 ---
每每想不通我也會和媽說,媽便會靜靜的聽,溫柔的給我提出一些意見。
而面對家庭,她更是一個賢妻良母。她原諒過無數次爛賭成性的爸,
有時自己更出去工作為爸還清惹來的一身高利貸賭債。
最近,爸賭得更嚴重,輸了的更多,媽屢次的勸說他也聽不入耳。
剛剛,大概也是媽勸說失敗吧,不過我知道媽會繼續努力,


因為她說過,她一定會讓這個男人回復本性,令爸可以像最初的那麼愛她愛我。
 
只可以講 無厘頭原為尋求和平 ……
我繼續著聽唱片,卻愈聽愈覺得不對勁,因為我聽到了很多「哈哈」的笑聲。
我摘下耳機,更見清晰,是爸的笑聲,而且聽起來叫人感到莫名的不安。
我不敢想像更多,直接的打開房門,客廳發生的一切馬上一目了然。
地上的血水四處的游溢著,廳上的空氣彌漫著血腥。
我看到爸,他手上緊緊握著一條鑽石項鍊,是媽媽的。
他面目猙獰的大笑著,像尋到了至寶般。
我看到了媽,她的頭部與身體分開了,眼睛張得大大的,卻是空洞。
她靜靜的躺在地上,不再勸說爸,不再叫我聽歌,不再聽我說心事。
在她頭顱的旁邊橫臥著一把刀,是一直放在廚房的菜刀,
刀上沾滿了鮮血,屬於媽媽的鮮血。
「你瘋了……」我淡淡吐出一句。爸才意識到我的存在,收起了那狂妄的大笑。
「不…都怪你媽,給我便好了,那麼我便可以去回本了。但她偏不給我,我…


我急,我急起上來便…我只是想嚇嚇她而已,她卻還不願意給我…那麼…
我唯有自己拿……哈哈現在可以去了,把錢都賺回來…回來了!」
他有點精神錯亂的感覺,情緒時而大笑時而悲傷,失控了。
「你瘋了……」我不禁再說一遍。然後拿出手提電話,準備按動那三個數字鍵。
爸似乎意識到我的舉動發狂的向我衝過來。
「你也死吧!」他不知道從那裡拿到了一把小刀,狠狠的向我刺來。
原來甚麼父子之情也是假的,我活了十八年,擁有和他同一血脈,
在我威脅到他未來的這一剎,他決定殺了我。瘋了,他真的瘋了。
我以為當他走近時可以來個假動作讓他撲空,然後乘機馬上衝出這個屋子。
但我估算錯誤了,他出手比我想像中快,結果「直中紅心」,
我正面的被他送上一刺,心在躺血吧。我失去重心,整個人就跌倒在地。
我感覺到,真的刺到了心臟的位置,真的感受到椎心之痛了。
「我愛他,所以我知道他一定會改過來,你也要相信他!」
「正仔,媽媽最疼愛你的了,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Yuki,我等著喝媳婦茶啊!」
「正仔快回房,我給你買了陳奕迅的唱片,快回房聽吧!沒事的!」


媽媽的聲音不斷在我耳邊迴響。
誰叫你那麼相信他?我不信他我不信…我還未和Yuki結婚,你還未飲茶…
你說會沒事的,怎麼現在這樣……?
我的心像被掘空了的痛。但我留意到爸還似乎不放心我。
他望了望我,望了望地上的那刀 --- 他想再加一刀……
媽,你打從他開始賭後便不應再信這個男人。
他誓要將我置諸死地,我不再期望甚麼親情,心中悠然點起的是一腔怒火。
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也要為媽報仇!
我爽快的拔出了自己身上的那把小刀,用盡我最後的力量,
往這個殺了我媽又想殺死我的男人心腹位置一刺。
他倒地了,目眥盡裂,過了不久便動也不動。死了。
 
我也倒地,躺在媽身旁,意識愈來愈模糊,呼吸愈來愈微弱……
我,要死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