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飛的感覺未開始 風景也不知 飛出去未開始 可以盡量地構思⋯⋯)
 
鬧鐘鈴聲令我找回意識。
 
沒錯,我跟她的故事還未開始,未來我們會怎樣,沒有人會知。
 
時鐘顯示着時間:「07:45」,我馬上整理行裝然後出門。
 
回到學校,一個足以傾城的笑容又再出現在我眼前。這也許是我上學的最大動力吧。


 
「早晨呀然!」
 
「早⋯⋯早晨」
 
「做咩成日都發佝瞀呀你」
 
「冇呀⋯⋯」
 
其實是因為你,我才會緊張成這樣。


 
「喂,If仔。」
 
「你叫我呀?」
 
「係呀!你同佢點呀?」
 
「咩If仔呀?不過我連佢電話都冇,可以點。」
 
「你叫余若然嘛,如若同若然英文都係if,咁你英文名咪if囉!你主動啲大膽啲啦好冇。你真係諗住等佢自己中意你之後佢向你表白呀?」


 
「你又啱喎!咁我又係想咁嘅⋯⋯但係⋯⋯」
 
「但咩係呀!聽我講,係中意人就主動啲去搵人啦!我等改口叫呀嫂架啦!」
 
「但係我應該點樣做先?」
 
「咁啦,遲啲學旅行日,我叫啲巴打幫手,搞返個聯班旅行啦!」
 
男人,除了有愛人和家人,有這種兄弟也是這種幸福。
 
「嗱,平時執下自己個Look,唔好淨係着波衫,你做開運動,加上你嘅身高,絕對有做男神嘅潛質呀!」
 
為了可琳,我願意改變。正所謂,人靠衣裝,贏波靠靚裝。首先就從外表入手吧!
 


如是者,我用了一週的時間搜尋了一些適合自己身型的參考圖,並在星期六相約灝楠哥一起買新衣,請他給我一些建議。經過一番舟車勞頓,終於都買了幾套風格比較斯文的套裝。不外乎一些前後都寫有英文字句的T恤、純白、天藍、淺粉紅色的襯衫和幾條黑色的修身牛仔褲。
 
「掂呀!咁着實冇死,起碼儀容分唔會低,唔會令佢覺得你同佢唔啱style,之後得米咯,你先着返波衫都得啦。你遲啲搵髮型師剪個All-back頭,外型部份就完啦。」
 
回家後,慈母見我滿載而歸,便問道:「又買波衫呀?同你講幾多次,你好多波衫架啦,成日着到咁冇女仔中意你架啦。」
 
「唔係呀,你睇下先啦」
 
「咦!今次買啲衫咁型嘅?做咩呀?中意左一個女仔呀?靚唔靚女架?」
 
 
果然是我娘親,「咁你都估到⋯⋯好靚架佢,所以我諗住買啲新衫,諗住同佢出街嗰陣着,費事襯唔起佢。啲錢儲左咁耐,諗住第時買樓,估唔到而家係用係追女仔到。」
 
「傻仔早啲講嘛,我捭錢你買嘛。買左幾錢呀?我捭返你啦,當係支持下我個乖仔。唉~大個啦,識媾女啦。」
 


「多謝呀媽,估唔到你會同意我拍拖⋯⋯」
 
「傻嘅,你呀媽我以前都拍拖啦,我明白嗰種感覺嘅。加油啦~到時記得帶女朋友返嚟捭我見下呀!」
 
「嗯,我會架,多謝呀媽。係呢,應該點樣約女仔出街會好啲?」
 
「冇嘅,睇下佢中意咩活動囉,佢同你一樣中意運動嘅話,你問佢同佢一齊打下波或者行下運動用品店都得架。如果佢係文靜啲嘅,帶佢去睇下靚風景,影下文青相都唔錯架!」
 
「好!咁我去搵下資料先!」
 
週末過後,是學生和上班族最怕的星期一,而我卻非常期待,因為我又可以跟她見面了。我約了灝楠吃早餐,所以比平日早起床。
 
「早晨呀灝楠哥,琴晚我同左我媽講我中意左可琳。」
 
「下?咁大膽?佢有冇反對呀?」


 
「冇呀,反而好支持我,仲捭左啲建議我,睇下可以約佢去邊同做咩。」
 
「咁不如就推薦你搵嗰啲地方嚟做學校旅行嘅目的地啦!順便當做你兩個第一次約會!」,他露笑一個奸狡的笑容對着我說。
 
 
「會唔會太快呀⋯⋯我同佢都未係好熟咋喎。況且我都唔敢同佢單獨相處啦⋯⋯」
 
「一次生兩次熟,三次大結局呀!唔試點知唔得,有啲嘢唔迫下你做唔出,但係一迫,龍汁都出呀!你都唔想呀嫂捭人搶走架。」
 
「都冇一齊到,嫂咩姐⋯⋯By the way我試下啦⋯⋯」
 
「捭啲信心啦,冇信心又點大膽。」
 
幾個小時的精神旅行之後又到最期待的選修科課,老師說趁有時間想先為我們分好做實驗的小組。我心裡當然很想和可琳,雖然如我所願,但同組的是和可琳坐在一起、叫張學晨的男子,跟一位戴眼鏡、紮了馬尾、叫呂桐的女同學。為何不是我所想的那樣!唉⋯⋯算吧,只要能跟她一組,於願足矣。我藉着同組這個契機,向可琳索電話號碼。


 
我下課後股起勇氣走到她跟前:「唔知你⋯⋯介唔介意捭你電話號碼我呢⋯⋯?」
 
「傻佬個大group咪有囉!9372 XXXX嗰個呀~」
 
「哦係喎⋯⋯」我搲着頭便離開了。
 
我這樣也算是稍為更主動大膽了吧⋯⋯
 
我回到課室跟灝楠說了這件事。
 
「咁我都算係進步左掛⋯⋯」
 
「算架啦繼續努力啦。而家你有佢電話啦,咁你就要主動啲搵佢,得閒搵佢傾下計,有機會搵埋佢出嚟玩啦,不過兩個人出嚟呢,佢可能會有戒心,始終識得唔耐,如果你想約佢,叫埋我同佢個friend啦,冇咁尷尬之餘唔會令佢覺得奇怪,而且我都幾中意佢個friend,係我中意嘅style~」
 
「原來你有私心嘅~得啦,大家兄弟,到時我都識做嘅。」
 
「估唔到你又幾有義氣喎。咁有義氣,不如今年叫埋呀鋒、呀文同呀龍一齊打班際籃球賽呀,今年我地差一個先夠一隊,冇後備都唔緊要啦,咁啱而家識到你,一齊打下啦好嗎?」
 
「我?我打開街波架咋,而且好耐冇打過,5 on 5 game又唔係好識打。得唔得架?」
 
「冇問題嘅,我信得過你,今日放學留低一齊打波,了解下大家實力先。」
 
其實我不太想打,因為某些往事,我一早己經放下了籃球,但灝楠看來很想打班際賽,又幫我解決感情問題,我作為兄弟,有恩必報,有難必幫,唯有重新拾回籃球。
 
之前沒有注意到學校的籃球場,原來是兩個籃球場並排着。我跟灝楠先到球場,後來又來了三個人,之前上課都沒有好好提起精神,完全不知道他們是呀鋒、呀文和呀龍,經過灝楠介紹才知道。
 
「呀鋒,全名周子鋒,身高169cm,司職小前鋒,身型偏瘦帶點肌肉,樣子給人一種陽光氣息。」
「呀文,全名陳煒文,身高172cm,主要得分投籃手,身型比呀鋒更壯一點,也有點肥胖,樣子看起來斯文帥氣。」
「呀龍,全名謝浩龍,身高178cm,主要是打低位、搶籃板,我們之中身型最壯,樣子很兇。」
 
介紹完他們三位後便開始討論位置分配。
 
灝楠:「咁啦,呀鋒同呀文繼續打返小前同得分後衛,至於呀然你打法係點?你仲高過呀龍喎,可能會撞位。」
 
「我打開街波,乜都識啲嘅,你想我點打?」
 
呀鋒:「我同呀文都係進攻型,灝楠你就組織型,呀龍就搶板嘅,咁呀然你不如打防守呀,進攻嗰陣就同呀龍一齊搶板,有機會我地都會分波捭你單打。你地覺得點?」
 
呀文:「OK呀,咁樣平均啲。」
呀龍:「冇問題呀,我進攻都唔算太扎實。可以唔洗我做~」
灝楠:「咁就咁話啦!然後而家我地要試下呀然嘅實力,我地一人同呀然打返場1 on 1先啦!邊個入波先邊個贏!」
我嚇了一跳,但我知我逃不了,唯有掙扎一下:「哇我好耐冇打過架啦,你地輕手啲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