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上場的是灝楠。
 
「我進攻一般,捭你熱下身先,嚟啦!」
 
他接過呀鋒的傳球,正式開始比賽。他先做簡單的試探步,我有經驗所以沒有被他晃到。他見我沒有反應,放下戒心,打算一個crossover過掉我,我明明已經很久沒打球,但身體卻很誠實地伸出左手,一手把球拍掉,可惜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被灝楠拿回球並重新組織攻勢。今次他選擇中距離跳投。他先做一個crossover打算把我晃開拉開距離,但動作比較慢,在他起手時我已經回到他面前起跳,並請他嚐了一個大火鍋(註:火鍋即是在對手投籃或上籃時直接阻擋球進入籃框的範圍內)。我愣了愣,原來我還有本能反應,看來我很快就能找回手感。
 
接下來是我的進攻,灝楠比我矮半個頭,我要過掉他還是有可能的。我學他一樣做了一個試探步,然後加速。他跟上了,用胸口壓着我手臂,想減低我的速度,我便立刻急停,他被我晃到差點就ankle break了(註:Ankle break即是把對手晃至失平衡而倒下)。他沒有倒下,只是失了平衡,我做了一個裝作投籃的假動作,他真的跳起了,我見狀馬上過掉他,並輕鬆上籃。可是灝楠沒有放棄,他追了上來,只是他沒有成功蓋掉我。我意外造成了一個And-one的進攻(註:And-one即是進攻方一次進攻中製造對手犯規並成功得分)。
 
灝楠擦着汗道:「估唔你咁好波!Next!」
 


呀鋒十分激動地說:「下個到我!」
 
我把球傳給呀鋒後開始比賽。呀鋒比較矮小,應該屬於速度型。果然不出我所料,他連試探步都不做,打算一舉把我過掉。我的確跟不上他的速度,唯有盡力跟上。當我以為他會投進時,他竟然衝得太快,用力過度,球打在籃板上然後彈走。我搶過籃板後輪到我進攻。
 
以呀鋒的身高和敏捷度,我沒頭沒腦地衝進去只會被他偷到球,所以我決定用背籃進攻技巧。我先背對着他,然後一步一步迫他到籃下。我不敢貿然投籃,怕他彈跳力強把我蓋掉,於是我用從高比身上學到得步法,拉開空間並裝作後仰跳投,把他晃起後順勢踏前一步放籃得分,再拿下一勝。
 
呀鋒:「你啲腳步幾靚喎!再練落去就嚟做得杏花邨大夢啦!」
 
下一位輪到呀文。剛才介紹過,他應該擅長投籃,換言之只要我防住他的外投,勝算應該頗大。我走到三分線附近,緊盯着他。他一開始打算用假動作騙我起跳。我故作被騙到,讓他過掉。果然他速度沒有呀鋒快,我跟得上並趁他上籃時恨恨地封板(封板即是蓋火鍋的時候球被防守者拍到籃板並彈走)。
 


我封阻後來不及搶籃板,被呀文搶到。他打算馬上起手,不得不讚的是他起手速度真的很快,我勉強趕上並用指尖把球蓋掉。我着地後馬上後跳搶到籃板,走出外線並投出一道三分球,腎上腺素分泌令我十分專注,連我平日命中率較低的三分球都能投進。隨着三分球應聲入網,比賽迎來最後的對手,呀龍。
 
呀龍不太會進攻,利用體型優勢作背籃進攻,可惜他太急進,魯葬地用後仰跳投把球投出,因為後仰跳投這招的動作令他跳得不高,我舉手就能影響他投籃。他投失了,我隨即搶過籃板,並再試投一次三分球,這回投失了,我趁呀龍還未反應過來時衝向籃板,成功卡位後,球就掉向我,我跳前一步把籃板搶到手並上籃得分。所有比賽結束。
 
灝楠開玩笑道:「你又話好耐冇打!講到自己咁渣,原來咁勁!你啲球技都冇你啲演技咁好,不如你都係參加戲劇學會啦。」
 
「其實我冇為意⋯⋯我本能反應做左啲咁嘅動作。」
 
呀鋒突然凝重地問我:「呢啲動作唔係只靠本能就做到,從你嘅步法我已經睇得出,你有苦練過,而且球齡唔止三年,係咪?」
 


「係⋯⋯其實我打過五年籃球⋯⋯」
 
呀鋒繼續追問我:「點解打左五年波唔繼續打落去?你資質唔差,應該好有前途先係。」
 
我低頭道:「我係打左五年波,我小三已經有學打籃球,而且去到中一,仲係以前間學校度讀嗰陣,我打過籃球隊。」
 
眾人聽了都一頭霧水,呀文便忍不住問我:「聽你咁講成件事都好正面,冇咩理由令你放棄,係咪屋企人要你專心讀書?」
 
灝楠搶着說:「冇奶油嘅,佢想追可琳佢屋企人都捭,咁明事理點會唔捭打波!呀然你係咪有啲乜嘢事,話捭我地知,睇下幫唔幫到你?」,看來我不說他們不會心息。
 
「我以前打校隊,雖然冇生得而家咁高,防守能力唔強,但係進攻方面我打得都算唔錯,所以練習嗰時球權都分捭我多。到打學界比賽嗰陣,啲大C (註:中一、二同屬C Grade隊伍,中二較年長所以稱為大C)開始唔中意,可能因為佢地覺得我細個啲,應該捭佢地表現多啲。
 
於是開始內鬨,最後仲四強都入唔到,班大C一輸波就即刻鬧我,話我獨食,又話我累到球隊輸波,我記得嗰時有句說話我到而家都仲記得。嗰個人係咁講:
 
『球隊就係因為你平時懶勁,啲人傳曬啲波捭你所以先會輸,你呢啲咁獨食嘅垃圾好心唔好累街坊啦,我係你就退隊唔好再打波啦!』


 
就係咁,我喊左成晚,怪自己累球隊輸波,最後都退出左校隊,冇再打波。所以今日係我第一次打返波。」
 
我一邊講,一邊強忍着淚水,最後還是流下男兒淚。
 
灝楠拍一拍我的肩膊:「過左去嘅事就由佢過去啦,你仲有我地,今年開始你就同我地一齊打,贏個學界冠軍返嚟!」
 
「我想考慮下先決定入唔入隊,可以嗎?」
 
校門快將關閉,我們的練習也要停止。
 
「聽日再練過!加油各位隊友!」

晚上⋯⋯
 


(叮叮~)
「喂呀然!」
 
「你係可琳?」
 
「係呀!」
 
她主動找我呀!!!!
 
「點解你有我電話嘅?搵我有咩事呀?」
 
「Group入面得一個人係顯示號碼唔係名,嗰個仲唔係你?冇呀,今日走嗰陣見到你打籃球,所以留低睇左一陣,你打得好好呀!連肥絲都讚你打得好呀!」
 
是我太笨還是可琳太聰明?何解在她面前我總是像在問愚蠢的問題?
 


「嗰陣原來你係度架!太專心練波冇留意添⋯⋯過獎啦⋯⋯我好耐冇打過波架啦,動作都仲係好生硬。」
 
原來可琳都在!早知如此我就表現出最好的一面⋯⋯太可惜了!
 
「哼!原來當我冇到!我仲見到呀鋒呀文呀龍同灝楠同你一齊係度練波,你地係咪諗住參加班際籃球賽呀?」
 
「對唔住呀⋯⋯我真係一時冇為意咋⋯⋯你唔好嬲啦⋯⋯」
 
「我講笑咋!我冇嬲呀~」
 
「嚇死我⋯⋯以為你真係嬲左我⋯⋯係呀,佢地仲諗住參加籃球隊,但係我仲未決定⋯⋯」
 
「點解呀?」
 
「冇咩特別原因架,我唔想之嘛」


 
「我覺得有啲嘢喎⋯⋯」
 
「好啦⋯⋯我講啦⋯⋯」
我把跟灝楠說的事跟她說一遍。
 
「原來你有過啲咁嘅經歷⋯⋯點都好,班際賽你要加油呀!」
 
「多謝!」
 
(係中意人就主動啲去搵人啦⋯⋯)
灝楠的說話突然在我腦海中出現⋯⋯
 
Sorry bro,要出賣你一次,但這對你都有好處吧~
 
「係呢,我地星期六、日會出嚟練波,灝楠其實中意左肥絲,不如⋯⋯你叫埋佢同你一齊嚟幫灝楠打氣呀!」
 
「都好喎~等我幫我班嘅人攞下情報,嘿嘿~」
 
「就咁話啦!」
----------------------------------------------------------------------------------------------------------
大家可以Like我FB同Follow我IG,會有最新資訊,歡迎各位PM我~
FB Page:若然
IG:@_ifulove_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