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唔住各位讀者,突然消失左一段時間。呢排都比較忙,希望大家見諒啦。為表歉意,今次係加長版,下次更新可能會隔一段時間先出,畢竟今次係忙裡偷閒出一出文。
----------------------------------------------------------------------------------------------------------尷尬的氛圍令我不敢送可琳到家,唯有目送她離開後便回家了。話雖如此,我還未決定會否加入籃球隊。我心中的那根刺始終未被拔起,然而我講過會為可琳改變。我最後還是做不到決定,於是問灝楠意見。如我所料他極力說服我加入球隊。
 
「入隊啦!你就當係我迫你啦,你入隊對你自己而言,你可以兌現對可琳嘅承諾;對我地幾個兄弟,你幫到佢地贏波佢又開心;對球隊,可以幫球隊證明佢地唔再係跌左落谷底而上唔返嚟嘅球隊,何樂而不為?唔得冇人會怪你,得左你可以做功臣喎。」
 
的確有很多好處,也是一個好機會向舊隊友們證明我不是他們口中的垃圾!
 
「Ok灝楠,I’m in。」
 
「好呀!我地等左你好耐啦,聽日同埋佢地三個一齊去申請入隊!」


 
終於做了決定,決定了就要全力以赴,要不不入隊,入了隊就要贏到底!
 
「可琳呀,我決定左入籃球隊,聽日就會申請入隊,得閒嚟我地練習同比賽打下氣啦!」
 
「好呀!我都想睇下我男⋯⋯我朋友係校際大放異彩!」
 
「你頭先講咩話~我聽到有男字嘅~?」
 
「冇⋯⋯冇呀!我口窒之嘛!」,可琳羞澀的笑面就像塗了胭脂一樣,令人有種很想親下去的衝動。


 
「唉⋯⋯我地冇得一齊去旅行真係好可惜。」
 
「係囉⋯⋯將我地幾個咁熟嘅分開⋯⋯你都好呀,仲有你嗰個兄弟,我同呀欣得兩個,冇咁好玩⋯⋯」
 
「咁不如我地去完學校旅行之後嗰日假期去玩呀!反正灝楠同呀欣兩個⋯⋯我地咪當陪下佢地,等佢地冇咁尷尬囉。」
 
「都好!咁我地聽日再講啦!我訓教先啦。」
 
「好啦,早唞。」


 
「晚安~」
 
通話結束後,我把兩張明天申請學界證要用的證件相放進背包後就睡覺了。
 
「喂呀然,小息啦,落去搞入隊申請同學界證啦。」
 
我跟灝楠和呀鋒等四人一起到教員室找體育老師朱老師。
 
「朱sir,我地想入籃球隊!」
 
「好呀,一人捭一張學生相、你地張學生證同身份證嚟呀,我影印完捭返你地。」
 
他替我們填好所有資料和影印證件後,介紹一下籃球隊的運作,「我地逢星期一、四、六都會有練習,今年原本冇大B,而家有你地五個,好大機會會編你地做正選,當然係假設左你地實力比細B強。另外比賽日期可以係網上睇到,下次會係11月17號,之後你地自己睇啦。咁你地講低想要咩號碼,我幫你地訂波衫。」
 


灝楠一早已收集好我們的意願,「陳灝楠要12號,余若然要6號,周子鋒要2號,謝浩龍要32號,陳煒文要3號。」
 
「好,後日加操,到時會捭到你地架啦。記得要到呀,出席率要有八成先可以打比賽架。」
 
明天就是旅行日,沒有心上人在場,感覺總是欠缺了些什麼。我和灝楠對明天早已失去期待,唯有指望呀龍他們會有些搞作。由於明天沒有可琳在,我想必會很想她,所以我決定和她展開一場激情⋯⋯呀不,是無聊但不沉悶的對話。如是者我們聊到凌晨兩點,話題離不開都是各自班上和日常發生的小事。這段短短的時間裡,我和可琳像是一對小情侶,訴說着自己的事,讓對方知道自己近況,了解自己更多。我很享受這種曖昧的感覺,但我更喜歡光明正大和可琳在一起的感覺,為了可琳,我一定要克服陰影,才配擁有可琳。
 
一覺醒來,已經到了要起床的時間,我不情願地走到地鐵站,雖則昨晚跟可琳聊了很久,但還是很想她。我突然嚇了一跳,然後心裡一陣甜絲絲的。也許我還未睡醒,我看着她呆呆地笑着,被她叫一叫才醒來。我想念的人就在我面前,我不是在做夢吧?可琳打一打我的額頭,我才驚覺原來不是做夢。我摸着前額和她一起登上地鐵,一起回到學校,到了課室前就依依不捨地跟她分別了。
 
「喂~余若然唔好走住~過嚟哥哥度先!」
 
我緩緩地走到灝楠等人面前,「點呀灝楠哥,有大茶飯益小弟呀?」
 
灝楠搭着我膊頭,「我邊有咁好請你食大茶飯呀,我關心下你姐。見你頭先嘴角含春,又流曬口水咁,唔係捭人打完⋯⋯車輪嚟呀嘛?邊個打你同灝楠哥我講喎!」
 
「冇呀,琴晚同完可琳傾計,之後頭先返嚟又見到佢之嘛。」


 
突然我身後有一把雄厚的聲音問我:「琴晚同我女朋友傾計,好開心呀?勾二嫂死罪嚟,你唔係唔知呀?而家算點先?」
 
我轉過頭掃視他全身,他比我還高出半個頭,偏胖,班上沒有人比我高,他應該不是我們班的人吧,怎麼在這裡?
 
雖然他看起來很兇,但完全沒有懾人的氣質。於是我用輕佻的表面看着他:「可琳點會係你女朋友呀?你望下閣下嘅尊容⋯⋯呀Sorry,我做人唔睇樣,睇內涵嘅,但係就算睇你個格都襯唔起可琳啦下嘛?」
 
他惱羞成怒,便一拳打在我面上,「你條仆街仔唔好恃住同可熟啲就得寸進尺呀!你夠膽得罪我,班際賽小心啲。」,原本他想再打我,可是被灝楠和呀龍制止了。
 
班主任恰巧剛到課室,目擊我被打的一幕,就把那學生帶走了。
 
「呀然你冇事呀嘛,頭先反應唔切阻止唔到佢添。佢係咪癡左線呀,無啦啦話自己係可琳個男朋友。」
 
我拭抹嘴上的血,「唔緊要,我冇事,我反而覺等件事唔簡單。好似你咁講,明明係人都知可琳冇男朋友,點會有人冒認?你地問下有冇人知咩事,迫不得己我都唔想問可琳,費事佢知今日嘅事。」
 


於是我決定利用灝楠和呀文三人的人脈,趁旅行日無所事事查清楚事件。在旅遊巴士上他們各自發訊息給相熟的人,問問關於此事的線索。
 
經過兩小時後,「各位問成點?」
 
呀鋒率先答道:「頭先問過呀㬢,即係打你嗰個肥仔嗰班啲人,高form嚟嘅,佢地話呀㬢之前都試過追可琳,但係不停被可琳拒絕。仲話有一次呀㬢為左追到可琳寫埋啲老套情書,而家啲人邊會受呢套架。我知嘅得咁多咋。」
 
呀文聽到此事又說:「你講開我都聽講過有人寫情書,不過唔知係呀㬢。我啲朋友就話呀㬢出名癲,一向都係毒L嚟,平時唔多出聲。寫情書單嘢後續就係可琳拒絕佢,撕爛左封信掉左落垃圾筒,之後仲打左佢一巴。之後聽人講佢燥左好多。」
 
「成件事唔清唔楚,灝楠不如你問下呀欣,但係唔好講我捭人打,好柒。」,灝楠聽畢便拿起手機傳訊息給呀欣。
 
「呀欣,之前係咪有個叫呀㬢嘅人追可琳?」
 
過了大約半小時後呀欣終於回覆他了。
 
「係呀,你點知架?」


 
灝楠沒有告訴呀欣我被打一事,只告訴她呀㬢來課室找我。她並不知道今早的事,因為其他班比我們早出發。
 
「哦~係咁嘅,可琳同佢係同社,嗰時佢癡曬線咁要追可琳,你知佢唔會中意呢種人,咁佢嬲起上嚟咪撕爛封信囉,然後警告嗰個呀㬢以後唔好再搵佢,佢又真係唔搵。佢之後一直都有騷擾可琳,但係可琳搵我陪住佢,所以呀㬢先唔敢對佢做啲咩。我諗係因為呀然次次同可琳一齊走都係比較遲所以佢唔知,今日佢地一齊返就捭佢見到。」
 
「原來係咁,呀然叫我同你講唔該,好彩有你睇住佢。不過你都要小心呀㬢,我驚佢會傷害埋你。一係⋯⋯我送你返放學呀~」
 
「我先唔洗你送呀,你又唔係我邊個⋯⋯」
 
「而家唔係姐!到我贏左學界就唔同講法架啦!」
 
「你贏到先講啦!睇你同呀然佢地打波都知你冇呀然佢地贏唔到啦!」
 
我在旁看完這段訊息覺得有點不對勁,看見灝楠低着頭關掉手機營幕,神色凝重。
 
「喂⋯⋯你冇嘢呀嘛?」
 
「呀然,今年學界唔輸得⋯⋯之後嘅都贏埋佢,我就唔信我地贏唔到。」
 
「⋯⋯放心,死都同你贏個學界三連霸返嚟。」
 
可琳的事就姑且暫時閣置,先專注學界,對於我和灝楠而言可是異常重要。
 
「聽日嚟唔嚟睇我地練習?」
 
「好呀~我想睇好耐啦!等你入隊等到頸都長埋啦!」
 
「咁聽日10點我嚟你屋企樓下接你啦,一齊食完早餐返學。」
 
「嗯嗯~叫唔叫埋呀欣?」
 
「可以呀」
 
「咁叫佢12點返到學校啦~」
 
我8點就起床了,大概因為可琳所以我睡不着吧。梳洗後換上平日打球穿的球衣,時間多的是,就拉拉筋,為待會的練習熱身吧。熱完身滑滑手機,到了9點半就出門了。突然想起我沒有她住址,上次只是送到家附近,我記得她家離我家不遠,那唯有邊走邊問她吧。
 
「喂?可琳,你係邊呀?」
 
她用調皮的聲音說:「我見到你啦~」
 
「下?我唔見你嘅?」
 
「收線之後數三聲,之後擰轉頭呀~」
 
「嘟~」
 
掛斷通話後我如實地數三聲,之後擰轉頭。頭擰到一半時面上感覺有人戳了一下。
 
「嘻嘻~我知你唔知我屋企係邊啦~所以過嚟呢度等你經過,我係咪好醒呢~」
 
這種感覺,這段情節,要是跟別人說我沒有在跟可琳交往,誰會信?灝楠他們都不會信。
 
我心跳得很快,面很紅,紅得像夕陽,熱得像烘爐。
 
「行啦傻佬,我好肚餓呀~」
 
她拉着我手,卻拉不動,便凝惑地轉頭。
 
我一把拉她過來,把她擁在懷裡。
 
這次我不會忍住了。
 
「可琳⋯⋯」,我凝重地說,「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我唔想再咁樣落去⋯⋯」
 
她似乎被嚇到了,我能感覺到她怦然的心跳聲。
 
她輕輕推開我,微笑着跟我說:「係你未攞到學界冠軍之前,我係唔會做你女朋友架。」
 
然後,她輕輕把她的紅唇貼在我唇上,輕輕吻了下就牽着我走到附近的餐廳吃早餐。打球前不能吃太多,可琳食量又較細,所以叫了一個早餐分着吃。
 
「呀~」,可琳張大開示意我餵她。我裝作把食物往她嘴裡送,然後當她要合上嘴巴時食物退出來並自己吃掉,讓她撲了個空。
 
「喂呀!我要食呀!」
 
「你又話未贏學界唔做我女朋友,我做咩要餵你呀~」
 
她低下了頭,輕聲細語:「咁⋯⋯我做囉⋯⋯」
 
我裝作聽不見:「下?咩話?我聽唔到喎~」
 
「我話我做你女朋友呀!得未呀⋯⋯」
 
我用食指和姆指托着她下巴,然後吻下去。
 
我微笑看着她說:「現在時間,11月11日早上10時56分,係我地嘅第一日。」
 
她似乎被我的舉動嚇到了,只是在放空,沒有任何反應地注視着前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