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榮少道:「大家都攰,有咩聽日先講啦!阿君你訓房啦,我地三個訓廳得啦!」,阿君沒有推辭,似乎是因為想睡覺時遠離阿凡。聽著阿君關門後上鎖的聲音,我心裡有點不好受。

我心裡告訴自己,「咁人地一個女仔,同三個唔識嘅男仔一齊,鎖門訓都好合理姐!唔好諗咁多啦,早啲訓!」,我回頭一看,榮少已把阿君給我的背包東作枕頭,躺在梳化上呼呼大睡起來,心裡不禁罵了聲「正一屎忽鬼!」

我只好拿了阿凡隨身的斜揹袋作枕頭,由於太累的關係,我立即便進入了夢鄉。當晚我不停作同一個夢,嚴格來說也不是夢,只是一個畫面而矣。

那個夢一開始的時候,眼前盡是柔和的白光,然後白光中開始浮現了一段文字。但我完全看不懂,那種文字彎彎曲曲的,有點像是蝌蚪,隔了數秒後,那後蝌蚪文字便轉換成另一種由多個長方型組成,有點像Bar Code的文字。

如是者,眼前的文字每隔數秒,便會轉換成另一種,但我全都看不懂,直至它轉換成一種我熟悉的文字,才沒有再轉換。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ACCESS THE VEDA.」

感覺上之前的文字應該是相同的內容,那段文字在不停轉換是為了讓我看懂,故出現了英文之後,文字的轉換才停下來。整段文字我看得懂,但就看不明白。甚麼是VEDA?需要甚麼的權限?要入密碼麼?沒有鍵盤怎麼入?

影像久不久畫面會跳一跳和出現一些雪花,但很快又會回復正常,就這畫面足足持續了一晚,直至我餓醒了。

對上一次進食,已是昨晚的六時,加上大量的體力消耗,故肚子已餓得發響了。此時天已亮了,看太陽的位置應該已過了中午,我看看手錶,原來已是一時多了。我心想阿凡竟然有食水等必需品,那也應該有食物。我伸了一個懶腰,便開始在那一幢幢的紙箱中尋找食物。

必需品的種類很多,有水、藥物、餐具、保鮮紙等等,但就不見有餅乾、罐頭之類的東西。我把希望放在最後的數幢紙箱,紙箱上寫著「MRE」三個英文字母,字母旁寫著「M15」,每一箱的號碼也不同,由1到20號也有。



我打開放在最頂的15號箱子,裡面放著一包包方型的東西,那東西是用泥黃色的膠袋包著,感覺像是薯片。我抽出其中一包來看,上面斜引著「MRE」,在那字母旁印有「Meal, ready-to-eat.」。

太好了,找對了!

細看之下,上面還寫著「Menu No.15 - Beef Enchilada」,印象中Enchilada是一種墨西哥捲餅,似乎不同號碼代表不同口味。

最底的三行英文字嚇得我險些把手中的MRE掉在地上。

「MILITARY FOOD」


「U.S. GOVERNMENT PROPERTY」
「COMMERCIAL RESALE IS UNLAWFUL」

軍事食物?阿凡是怎麼弄來的?他也太神通廣大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