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第三部份則提及了屋內的紙箱,叮囑阿凡要好好保存它們,將來可能會有用得著的一天。

第四部份的前小小半段如下。

「最後,亦是最緊要的,請你務必緊記。當你發現地球上持續出現超強颱風時,一定要使用VEDA。在此之前請你好好保管VEDA,不要隨意使用,而使用的方……」

接下來的部份,因為被某種液體沾濕了,下面的字全都化開,根本無法閱讀。

而最底的位置有一個簽名,並不是中文字,看起來像是彎彎曲曲的虫子,那應該是東南亞或中東一帶的文字,而簽名旁邊則畫了一支孔雀羽毛,信末的日期是距今六年前。



我看完整封信後,長長呼了一口氣,心中的震撼依然難以平伏。

阿君最先開始分析,感覺上她很擅長推理、分析,而且觸角亦十分敏銳,道:「不如我地整理下封信嘅內容先啦!」,眾人點頭表示同意,她繼續道:「我唔係好睇得名個簽名,姑且叫住寫信個人做孔雀先啦!首先,一個人嘅簽名應該係用最熟識嘅文字,但係我睇唔出係咩文字,有啲似梵文果類。」

此時,阿凡打斷道:「好可能係婆羅米文,印度最古老的文字,最早出現喺前三世紀,到八世紀被天城文取代。」

榮少奇道:「吓?!咁即係依家冇人用,咁孔雀又會用佢黎簽名?佢究竟係咩人?」

阿君答道:「可能佢係一位精通古印度語嘅學者,又或者係出身於一個古老民族,族入邊依然用緊婆羅米文呢!咁個簽名嘅意思係咩?」



阿凡搖搖頭,道:「淨係查到可能係婆羅米文!」

阿君無可奈何,只好暫時跳過孔雀身份的討論,繼續道:「孔雀知道阿凡失憶嘅經過,甚至好可能係親手做成。佢提到『時機』到左阿凡就會記得番,點解係『時機』,而唔係話遲早會好番?」

榮少點頭道:「如果佢話遲早會好番,我會理解為安慰嘅說話,而佢用『時機』嘅話,即係佢都好肯定阿凡會好番,似乎只要發生某件事,阿凡會恢復記憶!」

「唔記得都未必係壞事,佢話阿凡會寧願唔記得,可能阿凡經歷左一啲好可怕嘅事呢!」,我看著阿凡道。

阿君不置可否,繼續整理道:「另外,孔雀為阿凡準備左好多野,包括呢間屋、個戶口、入大學嘅資格,總有機會搵到同佢有關嘅資料!」



阿君吸一口氣,道:「最後亦係最奇怪嘅一點,佢似乎預知道會有『濕婆』,同埋一樣叫VEDA嘅野可以喺呢個時候幫到阿凡!不過究竟咩係VEDA?」

阿凡好像突然想起吃甚麼的,拿起他的斜揹袋,從中拿出一塊銀色的金屬板,金屬板正中間有明顯的凹痕,阿凡心痛地道:「哎呀…緊係琴晚俾班流氓打打凹左。死啦,都唔知仲用唔用得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