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我好奇地望著那塊金屬板,大小就像是一本大版的金庸小說,但厚度只有金庸小說的三份一,上面刻了四行字,每一行都用上不同的文字,首三行的文字都是我沒有見過的,而第四行是我唯一看懂的,寫著「VEDA」。

我驚道:「呢塊野就係VEDA?硬係覺得呢個名好熟,幾時見過呢?」

阿凡點點頭答道:「係呀! VEDA嘅中文係吠陀,係印度教嘅經典,意思係知識咁解!」

榮少有點失望道:「吓…原來係塊難鬼鐵板黎咋。」

我搖頭道:「都唔係嘅,識用可能好犀利呢?最衰教點用果段化開哂,點解會咁架?」



阿凡尷尬地答道:「我果陣趴張枱度昏迷左,應該係啲口水整化左。」,阿凡的話引來一陣發笑。

我們就那封信的內容討論了很久,但都沒有甚麼進展,於是改為討論今後的去向。

我們三人中一向以榮少為馬首是瞻,這時候他亦很自然擔任領袖的角色,榮少收超平常嬉皮笑臉的樣子,一臉正經道:「我地都要計劃下之後點,暫時食物同水都好充足,但係遲早有一日會食哂!」

我想了一想,道:「不如去新界搵地方自己耕田,叫做自給自足嘛!」,榮少和阿凡都點頭同意。

唯獨阿君反對道:「點解我地唔試下離開香港姐?一定有方法嘅!」,其餘三人一時陷入沉默,阿君的想法實在太誘人了,但難度也太高了。



榮少緩緩點頭道:「嗯……都可以試下嘅,不過要定個期限,因為食物有限。期限到左都走唔到,我地就去新界耕田!大家點睇?」

我讚成道:「都合理,我都想試下,依家香港成個死城咁,長留都冇咩意思!」,寡言的阿凡則只是聳肩表示沒有異議。

阿君見眾人同意,雀躍地道:「咁個Deadline係幾時?我地點走好?」

榮少細想一會後,道:「不如咁,用食物嘅量黎做指標,淨番一半我地就開始耕田!至於點走我真係冇咩頭緒,不如我地搵下資料先啦!起碼瞭解下我地比人捉左去石壁之後,究竟發生咩事!」

我皺眉道:「但係依家停電,又冇得上網查,好難搞姐!」



阿君笑道:「都唔係呀,仲有報紙呀嘛!琴晚喺Seven仲淨番啲報紙,去睇下有冇用。」

「不過數量好少,而且淨係得番當日嘅報紙,資料有限!」,我搖頭道。

阿凡突然道:「圖書館。」

簡直一言驚醒夢中人,單論報紙的數,圖書館可以說是不二之選,榮少用力地拍大腿道:「係喎!就圖書館啦!依家太陽都就落山,聽朝先去啦,始終光源係一個好大問題!」

那一晚,大家都比平常早睡,務求第二天天亮時便馬上出發,爭取最多的時間來找尋有用的資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