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榮少拍拍我的肩道:「依家煩都冇用,帶阿凡番去先算!執野準備走啦!阿君,阿凡好似比較信你,你諗下點氹佢跟我地走啦!」,阿君點點頭,我的視線隨著阿君的身影望向阿凡。

不知何時,阿凡拿著望遠鏡趣味盎然地把玩著,更透過望遠鏡向著鳳凰山望過去,我深感不妙,望低聲道:「快啲拎番個望遠鏡,俾解放軍見到就弊!」

阿君輕輕喚道:「阿凡!」,希望讓阿凡放下望遠鏡看她,但並不奏效,阿凡仍專心地看著。阿君只好放慢腳步走到阿凡旁,緩緩地伸出手,準備把望遠鏡奪過來。

此時,阿凡卻自行放下望遠鏡,眾人都不禁鬆了一口氣。但我們高興得太早了,阿凡的表情漸漸變為驚訝,張開大口發出「啊呀哦呀」的聲音。然後,阿凡把手中的望遠鏡放下來,並雙手抱頭,痛苦地呻吟著。

阿凡身旁的阿君輕拍著阿凡的背,安慰道:「冇事架,阿凡!」,但阿凡並不領情,左手一揮把阿君推開,便邊叫著邊拔足狂奔。



我和榮少立即撲上去,希望制止阿凡,但此時阿凡的運動神經好像忽然大幅提升,竟以絲毫差距避開了我和榮少,直奔叢林中。我以最快的速度回身,繼續向阿凡追過去,並叫道:「阿君,留喺度!唔好周圍走!」
,榮少則稍為落後,勉力追著阿凡。

阿凡實在跑得太快了,而且身手很靈活,在各種植物阻礙下仍能保著高速來跑動,跟以往給人體弱的感覺並不相符。我回頭望望榮少,從他的表情來看,似乎跟我有著同樣的疑問。最要命的是,阿凡體力比我們好太多了,持續個多小時的追逐中,完全沒有放慢腳步,我和榮少已快到極限。

我們和阿凡的距離越拉越遠,只能從聲音判斷阿凡的位置,我忙揮手讓榮少停下來,喘著氣道:「咁唔掂喎!」

榮少辛苦地點點頭,從手中展開一張地圖道:「係呀,咁啦!我繼續追,你番去搵阿君,六個鐘之後呢度等!」,榮少正指著彌勒山旁的纜車塔。



我點點頭,心裡對榮少佩服得很,竟在剛才開始追阿凡時,帶備了地圖和一支水,難怪他稍微落在我的身後。而約定在彌勒山旁的纜車塔會合也是有經過考慮,因為阿凡跑的線路雖然有點亂,但大致上也是向著東南偏東的方向跑去,阿凡很有機會經過彌勒山。

榮少把手中的水遞給我,我揮手道:「唔洗啦,你留住啦!我番去就有得飲!」,榮少點點頭,便繼續向阿凡的方向追去。

我則開始回去,由於體力沒有來的時候好,加上要花時間認路,我花了近兩小時才回到去深屈灣。我看著遠方淺灰色疑似是阿君的身影,感覺有點怪怪的,故低聲喚道:「阿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