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老徐咽下口水,點頭道:「照佢講,四日後個風會經過香港,同埋開始發展成超強颱風。最高風速可以超過三百公里,威力相等於八百粒原子彈!」

許信恆無法再保持冷靜,道:「老徐,你講真架?你有幾多信心河利講嘅野係真?」

老徐搖搖頭:「佢講嘅野同我個預測系統出黎嘅結論完任唔同,但係頭三日講嘅野都中哂,唔到我地唔信!」

二人交談了近半小時,許信恆雖然不完全認為河利的預測會成事實,但也決定準備一個緊急方案,同時聯絡了河利,瞭解他會如河保護香港。

河利坐在許信恆面前,鬆了一口氣似的,道:「太好啦,許先生你終於信我講嘅野!我之前同其他國家嘅政府講都冇人信我!」



許信恆不置可否道:「河利先生,可唔可以講下你有咩對策?」

河利點點頭,利用手提電腦展原圖片道:「呢個係我設計嘅APCS,我須要將佢安裝喺一個比較高嘅位置,附近最好空曠啲。當『濕婆』嘅風眼進入香港,我就會啟動ACPS,咁就可以改變呢一帶嘅氣壓,令個風留喺香港!」

許信恆露出難以置信,道:「點可能做到?就算比你成功,咁香港咪一直打風?」

河利堅定地道;「請你相信我,一定冇問題!呢個係唯一方法,風眼亦係唯一安全嘅地方,我一定會將佢留喺香港!」

許信恆道:「風眼係唯一安全嘅地方?咁以外嘅地方呢?會變成點?」,河利沒有回答,只是面露憂地搖頭。許信恆沉思一會後,繼續道:「就算香港倖存落黎,但係我地百份之九十九嘅物資都係進口,點挨落去?」



河利苦笑道:「許先生,我只係一位科學家!」,意思很明顯,和「濕婆」有關的他可以負責,以外的事情就貴客自理了。

許信恆無奈地嘆一口氣,道:「明白啦,你需要我點支援你?」

河利點頭道:「我須要你撥一個地方比我安裝APCS,附近一帶會劃成管制區,由專人把守,禁止任何人進入。同埋,我要喺附近建立一個監察室,方便我工作!」對於這些要求,許信恆沒有拒絕的理由,自然全數答允。

河利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許先生,多謝你!保存地求嘅文明就靠你啦!」

雖然許信恆支持了河利的工作,但許信恆仍抱著觀望態度,沒有完全相信河利的預測。所以,許信恆的幕僚制訂了多個對應方案,但仍等到「濕婆」真的停留在香港,才展開具體的行動,以致已錯失了不少時間。



河利的工作一直都很順利,但直至前日,有一名疑似是恐怖份子的黑人,單人匹馬闖過了青馬收費站的解放軍防線,河利馬上感到不妥,忙吩咐守衛鳳凰山的解放軍加倍留心,以防ACPS受到破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