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從男秘書的語氣中,可以感受到他對那黑人的恐懼,而事實上那黑人的戰力也太恐怖了。面對解放軍強大的火力,竟能以肉身正面突破。據當時的報告,那黑人由出現到消失的時間不足一分鐘,多麼驚人的身手啊!

他先是無聲無色地從青馬大橘橋面出現,然後無視著解放軍的警告,向著防線直奔過去。隨著黑人與防線越來越近,往他身上招呼的子彈亦越來越多,但那黑人不單沒有受傷,而且奔跑的速度完全沒有受子彈所阻慢,瞬間已跨過防線上的鐵絲圈。越過解放軍的防線後,那黑人馬上轉向,逃入最近的山林,消失在解放軍眼前。當時的負責軍官被嚇得連追擊的命令也忘了下,可見那軍官受到的震撼有多大,那如同鬼魅的身影,已在眾士兵心中深深烙下了恐懼。

當這消息傳至河利耳中時,不知何故他竟斷言黑人的目標是APCS,更從別的地方調派更多的解放軍來守衛APCS。APCS設置於鳳凰山山頂,當它運作時,會釋出一種不知名的有害射線,會使附近二百米的生物在短時間內死亡,這亦是鳳凰山山頂變得光禿禿的原因。為了ACPS的安全,河利把鳳凰山山頂五百米的區域劃為禁區,同時為了方便守衛,亦把周遭剩餘的樹木斬去,以確保哨站的視野。

由於射線的關係,河利唯有透過遙距操作的方式來控制APCS,所以他以昂坪為據點,設立了一個監察室,專門負責APCS的監測和操作。河利在這三年多的時間裡,花在監察室的時間超過三份之二,可見他有多著緊。

聽到此處時,阿君不禁提出了疑問,道:「既然釋出ACPS會致命嘅射線,仲洗乜搵人守住?呢種射線本身就係最好嘅防禦啦!」



男秘書苦少道:「初初許先生都有呢個疑問,仲以為河利想籌謀啲乜野。事實証明河利嘅擔心係啱,因為有樣野叫自殺式襲擊!」

就在我、阿君和榮少去搜索阿凡的時候,那黑人無視了射線的危險,親身接近ACPS。當時,他刻意從東面登山,那距離昂坪較遠,以致昂坪的解放軍沒法第一時間前去增緩。黑人憑藉著他超人般的身手,輕鬆避過解放軍的阻截。負責的軍官立即下達了「拚死也要把他攔下來」的命令,一眾士兵在明知射線的危險下,仍向著山頂進發,試圖把那黑人停下來。

可惜,訓練有素的解放軍跟那黑人的速度比,簡直是兩個級別。在黑人抵達山頂的三分鐘後,才有士兵到達,但士兵們不敢以槍械攻擊,怕會對APCS造成損壞,以致黑人有充足的時間來進行他的計劃壞。那黑人把一塊銀色的金屬板,貼上了APCS的操作屏上,接著APCS便像中電腦病毒似的,中斷了跟監察室的連繫,河利亦失去了APCS的控制權。

身處於昂坪的河利感到事情的嚴重性,忙組織了一隊四人的敢死隊上山,試圖搶修APCS,重奪控制權。當河利上到山頂時,那黑人已逃之夭夭,河利亦沒有心思去追他,忙拿出VEDA貼上APCS的操作屏上,但屏幕毫無反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