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河利以奇怪的語言罵了兩句後,泄氣地跟助手道:「整唔切啦,要整番好最少要兩日!根據之前估計,APCS停止運作六個鐘後,『濕婆』就會再次起動,點整得切!?即刻通知特首,叫佢準備疏散!」,說罷便開始下山了。

聽到此處,我驚道:「六個鐘?!APCS係幾點停機架?」

男秘書看看手錶,道:「兩個鐘頭十五分鐘前!」

我焦急地道:「咁咪得番唔夠四個鐘!」

男秘書哭喪著臉道:「係淨番唔夠兩個鐘先啱,原來個黑人冇整停左APCS,反而用佢黎增強『濕婆』嘅能量,所以『濕婆』嘅起動時間會比預期中短!」,此時,吉普車已駛進赤鱲角機場,直接衝進了機場的北跑道,一直向著跑道西面的盡頭高速駛去。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吉普車只剩下兩米的距離便會掉海。男秘書急忙打開車門,催促著我們下車。在我們的正前方,有一條以藍色膠水桶搭建已成的浮橋連接著跑道的盡頭,浮橋大概長約二百米。不容我們細想,已被男秘書推著踏上浮橋,急步地向前走去。

走了近一半時,我嚇得指著前方道:「呢艘就係迦樓羅號?」

男秘書沒有停下來,邊走著邊答道:「嗯!呢艘就係潛艇迦樓羅號,比前蘇聯941型阿庫拉級核潛艇規模足足大三倍!可以話係我地最後嘅希望!」

轉眼已走到浮橋的盡頭,許信恆早在那裡等著。這艘迦樓羅號也太巨型了,至少比浮橋長一倍以上,突出的艦橋上寫了幾個婆羅米文字,字的旁邊畫了一條金色的羽毛。正當我還在欣賞迦樓羅號時,男秘書輕咳一聲,道:「陳先生!」

「嗯?」,我問道。



男秘書搓著雙手,道:「冇時間啦,麻煩你進快打開迦樓羅號嘅入口,我地要安排人上船!」

「吓?其實我唔識控制佢,河利佢淨係比左個咩二級權限我,都冇教過我點用!」,我答道。

許信恆冷哼一聲,道:「你最好快啲,我地淨番嘅時間唔多!」

此時,阿君指著艦橋上的一處,道:「好似係果度!」,我忙走過去看,那處果然有一個長方形的凹位,正好跟VEDA的大小一樣,我立即把手上的VEDA放進去。

果然艦橋上的入口立即打開,許信恆馬上爬進去,男秘書立即緊隨其後,然後才到我和阿君走進去。迦樓羅號來的燈光很柔和,而且暖暖的,讓人十分舒服。潛艇的內部實在太複雜,一時間眾人也不知應該去那裡。



男秘書立即安排人手查察來部的結構,花了二十分鐘,終於找到疑似駕駛室的地方。駕駛室位於迦樓羅號的後半段,空間不大,跟我預想的十分不同。駕駛室的內部就像是一個會議室,中間放了一張「U」型的桌子,桌子的另一端則是一個黑色的巨型屏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