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
「權限等級不足」的字句並沒有出現,反倒是多了一個十字準星,準星剛好跟正前方的橋墩重疊。意念一動,迦樓羅號立即作出攻擊,我看不清楚迦樓羅號究竟射出了甚麼,只是看見一條由氣泡形成的尾巴,應該是魚雷一類的武器。

轉眼間,氣泡已延伸至橋墩,並產生巨大的爆炸,一時間大量氣泡以橋墩為中心向外擴散,並且伴隨著巨大的海浪,向著迦樓羅號推來,我忙開動最大馬力來抗衡,才能穩住船身。

後來,我才知道「婆羅門」、「剎帝利」、「吠舍」及「首陀羅」是代表威力上的差別,以「婆羅門」威力最大,「首陀羅」則是最弱。幸好當時我只能使用「首陀羅」,若是在該距離下使用「吠舍」,單是產生的海浪已夠迦樓羅號撞上岸邊,要是用上了「婆羅門」,應該能讓迦樓羅號直接消失。

爆炸產生的氣泡,再加上巨浪翻牽起海床的淤泥,能見度可以說是接近零,以致我也不肯定去路是否已經暢通。此時,眼前自動出現了大量螢光綠色的線條,勾劃出大概的地形,似乎是系統察覺能見度不足的問題,自行提供的輔助,讓我鬆了一口氣。

但危機仍沒有過去,因為剛才的攻擊並沒有把青馬大橋完全炸毀,只是造成倒塌。青馬大橋上的鋼纜在水中形成一張縱橫交錯的巨網,完全把去路攔住了,似乎要再攻擊多一次,把剩下的障礙物清除。



海底再劃出一條長長的氣泡尾巴,迦樓羅號的攻擊直接命中那堆鋼纜。有了上次的經驗,我提早作出應對,即使面對爆炸產生的巨浪,迦樓羅號仍能把搖晃的程度減至最低。只要待前方的海流變得穩定一點,迦樓羅號便可以直接通過了。

但此時風壁已十分接近了,根本沒有等待的時間,我只好冒險前進。迦樓羅號前進的速度必須提升至最高,否則會有被風壁追上的可能。然而,以這速度穿過青馬大橋的殘骸是十分危險的,因為這片海域實在太過混亂,鋼纜隨海流舞動著,而大橋的殘餘部份亦有崩塌的危機,為風壁帶來未知的危險。

「唔洗急,最緊要快!」,若榮少此時還在,肯定會跟我開開玩笑,說些無聊的話讓我放鬆。

「嚓!」

只是分心了一秒,便險些釀成危險。原來迦樓羅號剛好被一條鋼纜擦過,幸好並沒有纏上了船身,否則只能等著被濕婆吞噬。



終於,迦樓羅號在有驚無險的情況下穿過這片海域,船身並沒有甚麼大損傷,但被刮出大量的花痕是少不免的。

此時,快被我遺忘的徐教授興奮道:「解讀到啦!」

真是來得合時,我忙要求道:「我想知風壁嘅具體位置,同埋個風嘅未來路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