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男秘書透過無線電再次向解放軍詢問。

「沙...沙...沙...」

無線電仍沒有傳來回覆,乾等的感覺十分糟糕,但我又怕答案會使我失望。

「沙...沙...沒有...沙...重複,沒有...」

我絕望地叫道:「屌!」



同時,我咬緊牙關,把迦樓羅號啟動,拉扯的海流主要從前方傳來,那「濕婆」應該正向東方移動,故我立即把迦樓羅號作一百八十度的轉向,朝新界和大嶼山之間的海峽駛去。這段海峽猶如一個漏斗,越是向前駛去,航道越是狹窄。

由於「濕婆」翻起大量了海浪,以致視野越來越不清晰,產生隨時會觸礁的恐懼。加上迦樓羅號實在太過龐大,一時間仍未適應它的大小,有種離海底或岸邊太近的感覺,以致駕駛時縛手縛腳。所以,一開始的時候,迦樓羅號只能以緩慢的速度行進。

此時,迦樓羅號剛好經過了珀麗灣,我要為航線作出抉擇,一是直駛穿過汀九橋進入藍巴勒海峽,二是向右轉,越過青馬大橋進入馬灣海峽。我忙把地圖放大來看,原來藍巴勒海峽中長青橋一段十分狹窄,我沒信心通過,唯有選擇馬灣海峽。

巨大的迦樓羅號開始右轉,但因過於巨大,以致在出現轉向的想法後,要待一會才完全轉向,這奇怪的滯後感進一步增加駕駛的難度。幾經辛苦,終於讓迦樓羅號完成九十度的轉向,眼前卻又出現了另一個難關,就是青馬大橋下的橋墩。橋墩與橋墩之間的距離很短,我懷疑迦樓羅號能否通過。

事實上,這種擔憂是一種錯覺,迦樓羅號絕對能通過青馬大橋下的橋墩,而且有一段十分闊的空隙。這感覺完全是出於我掌握不了迦樓羅號的大小所致。情況就像是以第一身視角和第三身視角玩賽車遊戲的差別,一時間很難抓緊那空間感。



由於沒信心通過,我只好暫時把迦樓羅號停下來,呆呆地注視著前方的橋墩,苦苦思索如何通過。不一會,那股牽扯的海流又再接近,說明風壁快要追上來。此時,眼光剛好落在一個叫「阿難陀龍」的圖示上,上面的圖案好像極具攻擊性,似乎是一種厲害的武器,我立即產生一個把青馬大橋炸毀的想法。

幸好這種想法沒有立即轉為事實,我可以再考慮一下。可惜,牽扯的海流在這時候變得更強烈,剩下的時間不多,我只好孤注一擲按下去。

誰不知青馬大橋紋風不動,原來根本沒作出攻擊,只是出現了四個圖示,分別是「婆羅門」、「剎帝利」、「吠舍」及「首陀羅」,似乎「阿難陀龍」包含四種攻擊。我隨意按下了「婆羅門」,眼前只是出現了「權限等級不足」,看來只有二級權限的我是用不了。一連按下「剎帝利」和「吠舍」,結果仍是一樣。

此時,海流的力量已強得快要把迦樓羅號拉得向後退,我只好把希望放在最後的「首陀羅」上,狠狠按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