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婢女的第一天

進過一夜的洗禮,天色也漸漸明亮起來。太陽才升到一半,就有兩個身影在院子裹洗着衣服。

「小雲,你們這裹的人都這麼早起的嗎?」楚澄犯困的說着。

「不是,只有下人才會這麼早起,主子們就會等太陽完全升起,我們才會叫他們起來。」小雲一邊洗一邊說到。

「甚麼?!我還要叫他們起床?」聽到着這楚澄有一點不滿。



本來昨晚她是一心今天要早一點起來的,吃個早餐然後才幹活順便減肥(洗衣服)。誰知道,今天太陽都沒出來就給小雲拉起來要洗衣服。

「你放心好了~叫主子起床的不是我們,只有近身的婢女和奴才先要去叫的。我們沒這個資格。」小雲笑了笑楚澄。

「不用我叫就最好。。對了,甚麼時候有早餐吃?我餓了。」楚澄揉了揉肚子說到。

「這。。。」小雲還沒有說完就被外面的吵聲打斷了。

「怎麼這麼吵?」楚澄問到。



「是王爺他們回來了。」小雲停了停手上的工作說到。

「那我們要出去嗎?」楚澄問到。

「出去?不用啦,先把這盆衣服洗好再說吧。」小雲低着頭一邊洗一邊說到。

不一會兒,盆子裹的衣服就洗好了,就在這時,有五六個婢女拿着一堆衣服走了過來。她們把衣服放到院子的木桶裹就走了。

「小雲,不會吧?又一盆嗎?」楚澄不敢相信的問到。



「放心,不是現在洗,吃完早餐再洗。我們先把衣服晾好就去吃東西。」小雲扭了扭手上的衣服說到。

聽到小雲這麼說,楚澄也只好跟着做了,誰叫自己是一個婢女。

「如果洗衣機跟我一起穿越了,那多好啊。」楚澄一邊晾着衣服一邊說到。

「你說甚麼?」小雲問到。

「甚麼也沒說。」楚澄。

。。。。。。。。。。。。。。。。。。。。。。。。

「小澄,你走快點啦!」小雲在廚戶的門口對着上氣不接下氣的楚澄叫着。

「我已經很快了。」楚澄拖着肥胖的身體走着,心想這月府要這麼大嗎?跟香港的迪士尼樂園有得比。



「叫甚麼叫?這是月府,不是街市」就在楚澄剛落下,余洛出現在小雲的身後。

此時小雲感覺到不妙了:「余姐姐,你回來了?」雖然是問句,但小雲一百個相信這是肯定句。

「看來昨天我放你回來,你就反了吧!」余洛說到。

「不是,不是,對不起,余姐姐。」小雲嚇得跪在地上。

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小雲,余洛對楚澄說到:「肥妞,你過來。」

楚澄很想罵她是不是歧視肥人,但眼見這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又不知道對方是甚麼的來頭,更何況她現在真的很肥,因為種種的原因,楚澄也只好乖乖的走過去。

「拿着。」余洛把一堆衣服放到楚澄的手上。



「又有衣服?」楚澄不敢相信,她們道底有多少衣服?

「不滿意?」余洛說到。

「當然不是。」小雲說到。

「沒問你插甚麼嘴!」余洛說到。

「對不起。。」小雲。

「都在吵甚麼了?」一個衣著光鮮的女子走過來問到,後面還跟着一個婢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