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見王妃。」 小雲和余洛說到

楚澄見到她們都跪下,她也只好跟著跪了下來。

「都起來吧。」 王妃看了看只跪不出聲的楚澄說到。

「謝王妃。」

「回王妃的話, 剛才奴婢只是說教一下下人,影響到王妃,奴婢十分抱歉。」余洛剛起身就馬上回王妃的話。



但王妃就直接走了去楚澄的面前問到:「你叫甚麼名字?」

「回王妃的話,奴婢叫小澄。」楚澄想了想剛剛余洛的回應就有樣學樣的跟着做。

王妃聽完之後就沒有再多問,只是說到:「下次別一大早就吵鬧。」

「是的王妃。」余洛說

「秋兒,你進廚房泡一杯蔘茶吧。我在這等你。」王妃向後面的婢女說到。



「是。」

「你們也快點拿完東西就回去洗衣院。」余洛對楚澄她們說到。

「是。」小雲說着就往廚房跑,楚澄也抱着一堆衣服跟了進去。

取完早還後,楚澄她們就走回洗衣院。
。。。。。。。。。。。。。。。。。。。。
一路上楚澄問到:「小雲,我說呀…那個余姐姐是我們的誰?而那個秋兒又是誰?」



「余姐姐叫余洛,她是負責管婢女的,而秋兒姐就是王妃嫁過來的時候一起跟來的,秋兒姐甚麼也不用做,只是負責照顧王妃。」小雲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

到了洗衣院。。。。

「甚麼?!就饅頭一個?月府很窮嗎?」楚澄看到自己的早餐就只是一個饅頭就拉着小雲問到。心想:這都可以吃成那麽胖,我真的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不是月府窮,只是王爺還沒有回來。廚房裏都沒有廚子。」小雲拿起一個屬於自己的饅頭放進嘴裏。

「甚麼?我們不能自己煮嗎?」楚澄問到

「你想都別想。」聽到楚澄的話,小雲立馬吐出嘴裏的饅頭說到。

「為甚麼?」楚澄不明白,不就一頓飯,用得這麽小氣。



「給甚麽,吃甚麼,這是月府的規矩,你要記住。不然你這就叫偷東西了。」小雲認真的說到。

「知道了,那個王爺什麼時候回來?」楚澄見小雲這麽認真就只好答應。

「上完早朝吧~」小雲繼續吃着說到。
。。。。。。。。。。。。。。。。。。。。
吃完早餐後楚澄她們又繼續努力的洗衣服。

「對了小雲,為甚麼昨天我們會在皇宮?」楚澄一邊洗一邊問到。

「因為是東皇的生日。每年東皇生日,其他王爺包括王府所有人都會進宮和東皇過生日。」小雲說到。

「還真像小孩。」楚澄支支地說着。



「什麼?」小雲

「沒甚麼,王爺他們帥嗎?」突然楚澄的港女細胞活躍了起來。

「帥?是甚麼東西?」小雲又開始聽到一個不熟悉的詞語。

「就是。。。英俊。對英俊。」楚澄努力的在腦中找出一個小雲能聽懂的詞語。

「哦~當然英俊啦…」小雲帶着花痴的笑容說着。

「快,給我說說,讓我八卦八卦。」楚澄走到小雲身邊搖着她說到。

「好吧~說給你說說。」小雲 一副沾沾自喜的樣子說到。

此時,楚澄就已經坐好準備八卦。



「四個王都十分英俊,東皇的性格比較爆燥,很容易發火,擅長武打;南王的性格比起文靜。。就像是。。。四個字形容-玉樹臨風,擅長射擊和詩詞,而且還是一個情種呢~聽說他和府中的一個女子有過一段情,但不知為何那女子有一天突然不見了,那女子是甚麼身份就沒有人知道,直到現在南王還在找她呢~太后給他指婚,他也不要,還因為這事和太后鬧翻了;北王就是我們的主子,性格十分隨和又容易侍後,精通天文地理, 他也是情種一個,他和王妃是青梅竹馬呢~東皇也娶妻了,也就是皇后,不過他們就時名義上的夫妻,太后指婚,兩個沒甚麼感情可說,聽說新婚之夜還是分房睡呢!」小雲津津有味地說着。

「那西王呢?」楚澄聽了一大堆,就是沒有聽到她說西王。

「西王嘛。。。兩個字“傻子”,只有樣子。沒甚麼好說的。」提到西王,小雲就沒甚麼興趣。

「堂堂西王是一個傻子?為甚麼不找人把他治好?」楚澄問到。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他不是一開始就傻的,好像是爭太子之位輸了後才傻的。這都是聽說,西王的事我也不是知道的太多。」小雲說完又繼續洗衣服。

「他還真可憐。」楚澄想到他有可能是受不了 刺激才這樣,就情不自禁的同情他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