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三章:出嫁

今天的月府看起來都紅通通的,月府的王爺和王妃都穿上了金色為主的衣服。

「小雲///這個好重,你別在往我的頭裏插啦////」看到自己一頭的髮飾,楚澄突然想起拍古裝戲的演員們有多幸苦。

「不行啦,一世人只有一次,所以一定要啊~反正你今天都只是坐着多要什麼關係~」

見小雲完完全全是鐵了心要裝扮自己,楚澄就只好乖乖的坐好。



「你說呀~這小澄也太好運了吧~她那副樣子都能搭上西王。」

「哎喲~你又不是不知道西王是傻的,不然那會選她~」

「這就叫山雞變鳳凰。」

楚澄她們梳妝的地方是靠近窗邊的所以只要安靜下來就能聽得很清楚。

「你們小聲一點。。免得讓人聽到了。」



「敢說就不要怕人聽!」這是北王和魅來了,就剛好聽到他們的對話。

「參見王爺。」婢女們看到北王就想見鬼是的。

「你們很羨慕?要不要本王讓你們也調去洗衣院?」北王說。

「對不起。王爺。。我們知道錯了,以後也不再亂說了。。。」婢女們跪在地上說。

「你們沒有錯,錯的是本王沒有給你們機會。所以今天開始,你們就調去洗衣院,讓你們不用再去羨慕別人!魅!立刻去跟管家說。」北王說這就走進了楚澄的房間。



「是。」魅

客房。。。。。。。。。。。。。。。。。。。。。。。。。。。。。。。。。。。。。

「小雲你先出去,本王有些事要跟楚澄談談。」北王一推開門就說到。

「是,小雲先告退了。」

等小雲出去後,北王拿出了一個瓶子和手帕,他從瓶子倒了一點在手帕上,然後走向楚澄,準備往她的臉上抹去時,楚澄突然止住他手上的動作問到:「你想幹什麼?」

「別動。」北王推開了她的手說。

北王用手帕在她的臉上輕輕地抹了一會兒,臉上的假傷疤就掉了下來了。

原來時要把它撕下。。。楚澄心想。



「可以了。」見傷疤掉了,北王就東西收回了衣袋裏。

楚澄照了照鏡子心想:哇!!楓這女人原來是個美人!!!

「祝你幸福。」北王說着就轉身離開。

「我有過幸福嗎?」楚澄說。

北王停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麼,直接離開了。

房門外。。。。。。。。。。。。。。。。。。。。。。。。。。。。。。。。。。。。

小雲一直恭敬地站在外面等着。



「去到樓府要看好她。」北王交代的說。

「小雲明白。」

「小雲~//」此時,楚澄在房裏喊這。

「進去吧。」北王說着就離開了。

小雲一進來就看到楚澄的臉:「小。。。澄?你的臉?不你的疤呢?」

「不要問,我也不清楚。總之就是沒了。」楚澄說。

此時她們聽到府外樂隊傳來的聲音。

「小澄,接新娘的隊伍來了,快蓋上!!」小雲拿起紅色的喜帕就往楚澄頭上蓋了上去。



。。。。。。。。。。。。。。。。。。。。。。。。。。。。。。。。。。。。。。。

「十狼。。我們還要等多久啊?為什麼要媒婆?我們直接進去不就行了?」西王拉着十狼問到。

「王爺,這是禮儀。」十狼回到。

十狼的地位就是魅地位,同樣都是為了保護王爺和辦事。

「十狼。你當時等多久了?」

「回王爺。十狼尚沒娶妻。」十狼頭上頂着一堆黑線。

不一會兒,就見到媒婆背著新娘出來了。



「來了~來了~~」西王開心地拉著十狼說。

當快要上花轎時西王突然一句:「幹嘛蓋著?能透氣嗎?」

就把楚澄的喜帕拿開了。

「哎喲!王爺不是現在啊!快給新娘蓋回去!」媒婆說到。

雖然小雲很快就給楚澄蓋回去了,但已經有不少人看見楚澄的樣子。

「你啊!看好王爺!不要讓他亂來!」媒婆對十狼說。

「我知道了。」十狼第一次對西王以外的人這麼恭謹地說。

經過小小的波折後楚澄終於上到花轎了。

朝府。。。。。。。。。。。。。。。。。。。。。。。。。。。。。。。。。。。。。

「王爺,我們差不多要出發去樓府了。」魂說

(順帶一提魂跟魅、十狼都時一個地位的。)

樓府。。。。。。。。。。。。。。。。。。。。。。。。。。。。。。。。。。。。。

太后、東皇、皇后早早就到了,這件是就數太后最開心。

「太后~他們到了~」一個奴才跑了進來。

「來啦?~我可等壞了~」太后笑着說。

「太后是南王到。」奴才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到。

「哎///你真是的,沒用的東西//他來了不就來了。他自己會進來/用腦子//」太后拍着奴才的頭說。

「對不起。。太后。。」

「太后~今天是喜日,別生氣。」皇后走到太后邊前說到。

「皇后說的對,生氣一頭不好。」東皇說。

這是有一個奴才跑進來了:「新郎新娘到~」

聽到這句話太后什麼氣都沒了。

拜堂的過程就。。。。。。省略。。。。。。。。。。。。。。。。。

拜完堂後,酒席就開始了,由於太后說了一句「今天好累」東皇和皇后他們就先回去了。

「西王,不要喝太多了~不然洞不了房~」南王說就醉倒了。

「哈哈///北王兄///你看,南王兄倒了//」西王拿著酒杯說。

北王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又喝了一杯。

「王爺~喝少一點。」北王妃說。

「王妃放心,這是最後了。」北王舉著手上的酒杯說到。

「不行了。。我喝不下了。」西王也醉了。

「魂,你們今天就住這吧。十狼,把西王送回新房。」北王看了看桌上的兩人說到。

「是」魂、十狼。

「王妃,新郎都倒了。我們就回府吧。」交待完後,北王就說要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