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二章:前夕

自從楚澄跟小雲離開洗衣院後,洗衣院也換上了新的婢女。楚澄要出嫁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好,就這樣吧。」紫依看着奴才手上的布料說到。

「王妃////」

「秋兒,你怎麼了?一大早就大呼小叫的。」看到秋兒一大早就在叫喊,紫依不禁地皺了皺眉頭。



秋兒沒有直接回答紫依的話,而是在紫依的耳畔悄悄說起了話。

聽完秋兒的話後,紫依就說到:「我知道了。」

當秋兒正要轉身走時,紫依突然問到:「對了,叫你查的事如何?」

秋兒想了一想回到:「哦。。。那件事情我問過徐管家了。他說他也不太清楚,我也讓他去翻了翻婢女進府的記錄,但記錄除了名子就甚麼都沒了。」

「有問是誰帶進來嗎?」



「有!這就更加奇怪了,徐管家說是魅帶來的。」

「魅?!」

「是的王妃,是徐管家親口說的,不會有假。」秋兒趕緊回到,生怕紫依不相信她。

「魅帶來的。。。。就是王爺的人。。」紫依想了想緩緩地說到。

過了許久。。。。。。。。。。。。。。。。。



「王妃?」見紫依站着不說,秋兒就輕聲問到。

「你去問問小雲。」聽到秋兒的聲音,紫依回過神來說到。

「秋兒明白。」說着就離開了。

到了晚上。。。。。。。。。。。。。。。。。。。。。。。。。。。。。。。。。。。

「小雲,你知到誰是朝嗎?」楚澄躺在床上玩弄着枕頭問到。

「知道啊~不就是南王唄~南王的府就叫朝府。」小雲一邊整理自己床舖一邊說道。

「甚麼?!是南王?!」楚澄聽到後就一下子坐了起來,然後又躺下自言自語地說:「北王、南王。。。。楓這女人還挺厲害嘛~」

「你說甚麼?」小雲整理好之後問到。



「沒甚麼。睡你的覺去。」楚澄在床上翻滾着說。

「那。。我睡了。」小雲也沒有追問。

「嗯~」

時間轉眼就快到楚澄出嫁的日子了,在楚澄出嫁的前一天.............

「對不起!!」小雲拿著一堆明天要用的東西,因為東西太多的原因小雲走路都東歪西斜的,一不小心就撞到人了。

「你是怎麼走路的!你看!給王妃的燉湯都打翻!」被撞倒的人正正就是秋兒。

看到一地被打翻的湯,再看了看被撞的人,又聽到這湯的主人,小雲嚇得直冒冷汗。



「對不起..對不起..秋兒姐,你就饒了我吧...不要告訴王妃...」雖然小雲知道明天她就會離開,但現在她還是月府的人一個萬一,王妃要是追究起來,她極有可能要留下來。因為再怎麼說她都不是要嫁的一個。

秋兒看到眼前的人是小雲,想了一想說:「不告訴王妃也可以...但你要告訴我一些事情,要老實回答。」

「好好!我說,我知道的都說。」

「楚澄跟王爺是不是本來就認識的?」

「因該不是吧..如果是認識的,她就不會在洗衣院啦。」小雲說到。其實小雲心想:楚澄又不是四國人,那會認識..

「你說的是真?」秋兒看了看小雲的反應問到。

「真!」小雲舉起手發誓回答。

「很好~今天我問你的事不能跟別人說,提也不能提。」



「我知道了。」

就這樣兩人就各自離開了。

。。。。。。。。。。。。。。。。。。。。。。。。。。。。。。。。。。。。。。。

「王妃,你要我問的,我剛剛問了,她說他們本因該不認識。」

「你確定她沒有說謊?」

「王妃你可以放心~想必她也沒那膽子。」

。。。。。。。。。。。。。。。。。。。。。。。。。。。。。。。。。。。。。。



「小澄!我告訴你啊!剛剛我不小心撞到秋兒姐了!她還問我妳跟王爺是不是認識的!」

「你說甚麼?就是認識了才要嫁給他!」

「唉唷~我不是說西王!」

「那是誰?」

「北王////」

出嫁前夕。。。。。。。。。。。。。。。。。。。。。。。。。。。。。。。。。。。

「你終於見我了。」紫色斗篷的女人說

「我要的東西呢?」面具男問

「除了這些就不能問問其他?」

「我要的東西呢?」面具男提高了聲調再問。

紫色斗篷的女人沒再說話直接把東西地給了他。

「很好。」面具男看了看說,然後就轉身想走。

這時女人突然從後面抱着男人。

「放開!」男人生氣了。

「我不!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為什麼你連瞧也不瞧我一眼。」女人哭道。

「這是你自願的,我說過。我不愛你。從你背叛我的一刻起,你因該就知道後果。」男人推開了她就走了。

女人失落的癱坐在地上,望着一個離去的背影,默默地流下了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