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五章

西王妃新婚後下不了床的消息不知為何一下子就傳遍了皇宮。

「小澄~你快來把這補湯給喝了。」小雲領着幾個奴婢進來,手裡還拿捧著一堆補品。

「這是甚麼東西?」看到小雲手上黑黑的一碗藥不像藥的東西,楚澄避開問道。

「喔~這是補氣的~然後...這是安胎的...」小雲指着這些碗說道。



「安胎?!」

「是啊~安胎。還有你要多些休息~」

楚澄想了想終於明白小雲說甚麼了。

「你們先都出去。」楚澄對其他奴婢說道。

「是的,王妃娘娘。」



看她們都出去後,楚澄才對小雲說:「小雲,聽着。昨晚,我跟王爺沒有那個。」

「甚麼?!沒有?!那你為甚麼下不了床?!」楚澄沒有多解釋,只是把腳抬給了小雲看。

「你腳怎麼啦?你昨天不是有穿鞋嗎?」看到楚澄的腳小雲嚇了一跳。

「我有穿。這是昨晚弄的。」楚澄看著自己的腳手道。

「那...你被西王虐待了?。」小雲拉着楚澄問道。



「沒有。他昨晚都醉得不醒人事。」楚澄拍了拍小雲的腦袋說道。

「那你的腳是怎麼一回事?」小雲一邊問一邊走到櫃子旁,拿了一瓶藥。

「我昨晚就是睡不覺,出去轉了一圈,然後我發現了一個小水池,水池裡的是是暖的,我就脫了鞋泡了一會兒。然後就有一個人叫我..不.是叫楓,說了一大堆。我不認識他嘛~我害怕就沒有穿鞋跑了回來,跑回來的是後也不覺得痛。」楚澄回想着說道。

「那你下次就不要大半夜的走出去了。真要出去就叫我跟着你。」小雲一邊幫楚澄處理腳傷,一邊說。

「我知道了。對了!你知道誰是朝嗎?」楚澄突然想起昨晚那個人的名字。

「朝!不就是南王。」

「對了!我就覺得好像是在哪裡聽過這名字。」楚澄恍然大悟。

「你怎麼問起他來了。」小雲把藥放回櫃子。



「昨晚我就是遇到他!」

「不是吧?」小雲聽到嚇了一跳,差點就把桌上的東西都掃在地上。

「我像是騙你嗎?」楚澄一臉無奈。

「不像。」小雲看了看楚澄回道。

「話說回來,為甚麼南王會在樓府?」

「因為昨晚南王和醉了,所以就在這留了一晚上。」

楚澄躺會床上心想:這南王十年都沒有一次在這過夜,偏偏我在的時候才來。中六合彩又不見是我。這南王和楓又是甚麼關係?



皇宮。。。。。。。。。。。。。。。。。。。。。。。。。。。。。。。。

「給太后請。。。」

「樓兒,快給哀家說說,西王妃下不了床是真的嗎?」西王還沒有說完就給太后打住了。

「太后,我還沒有請完安。」

「樓兒~這還是重點嗎?你不是每天都在請了嗎?請少一天沒關係。」

「那。。。」

「竟然太后如此想知道,西王便先回答便是。」南王說到。

「對對對~朝兒你最明白哀家。」



「好吧。回太后,小澄是下不了床。」西王認真的說。

「太好了~」聽到西王的回答,太后笑得合不攏嘴。

「下不了床有甚麼好?」西王問。

聽到這話,太后馬上收斂了一下。

「對了太后,竟然西王在此陪着你,那朝兒就先回府處理政事。」南王見太后和西王聊得如此開心,自己得存着根本就是多餘的。

「好!正事要緊,快回吧。哀家就不留你了。」

「謝太后。」



。。。。。。。。。。。。。。。。。。。。。。。。。。。。。。。。。。

「魂,查的如何?」一去到宮外,南王就問到。

「還在查。」

「備馬。回府。」

「是。」

朝府。。。。。。。。。。。。。。。。。。。。。。。。。。。。。。。。

「我說你啊!!!你知道嗎?你弄壞所有東西都可以,但你就偏偏弄壞這畫。。我想救你也救不了啊。」周管家指這一個奴才收道。

「周管家,這人是誰啊?」奴才問道。

「你進來得遲,這女子是以前府上的婢女。和我們王爺的關係可不是一般。」

「婢女?那現在呢?」

「走了啊。」周管家拍了奴才的腦袋說道。

聽到這是奴才突然跪下來,對這畫相不停的在嗑頭。

「我說你在幹嘛呢?」看到這奴才的反應,周管家不解問道。

「對死人的尊重啊!」

「哎啊,打住!我什麼時候說她死了?」

「管家你剛不是說她走了嗎?!」

「對。是走了!不是死了!」

「誰死了?給本王說說。」

「王爺,你什麼時候回來了?」周管家擋了擋奴才的面前說道,還打着手勢,示意他把畫拿走。

正當奴才把畫捲起來時,南王就說道:「你給我站住。」

奴才這時嚇得腿都抖了起來。

「魂。把他手上的東西拿過來。」

「是。」十狼拿過奴才手上的畫,然後交給南王。

南王打開一看,氣得拔起十狼手上的劍,他用劍指向周管家問:「誰弄的?」

周管家嚇得跪在地上:「王爺饒命啊。是新來的奴才不小心弄壞的。饒命啊王爺。」

「王爺饒命。」奴才說道。

「不小心?本王手上的劍也就要不小心一下了。」說着就向周管家身後的奴才刺去,當要刺中時,卻給另一把劍擋住了。

「許久不見,南王的脾氣也長了不少啊~」一把女子的聲音說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