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六章

「今天是什麼日子?柔姑娘竟然來我這?」南王聞聲後就把劍放下。

柔情,柔太醫的女兒,精通醫術之解毒之術。

「看來本姑娘還不太受歡迎嘛~」

「柔姑娘,話怎能這樣說呢?~只是本王這可沒有稀奇藥材供姑娘使用。」南王把劍丟給魂說。



「本姑娘今天只是有點閑,想找人練練武~」話剛落下,柔情就開始向南王揮劍。

南王避開了一招就說:「姑娘如此有雅興,那本王就失禮了。」

一開始兩人都只是切磋的在練打,直到柔情不小心的踩到那畫相時,南王就一掌退開柔情。

那一掌說重不重,說輕也不輕。卻能讓柔情退後一尺,見南王如此緊張這幅畫相,就上前看了看,畫中的女人十分標緻,雖然不是傾國傾城,但也有迷倒男人的能力。

「畫中人是誰?能讓南王如此緊張。」柔情以打探的口吻問道。



「這事跟姑娘無關。魂.送客。」南王把畫像捲起來,對魂說道。

「是。」

「慢着。」柔情不滿的打斷了魂接下來的送客動作,然後走到南王的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姑娘這是何意?」南王停住腳步問道。

「你問我何意?我才想問你呢!不就是一幅畫嘛。用得這麼生氣?」柔情指着他手中的畫說道。



南王沒有回她的話,繞過她就走了。

當她想追上去時,卻給魂攔住。柔情知道就算魂不攔着,自己追了上去他也甚麼都不會說。為了不自討沒趣,柔情就只好離開。

太醫府。。。。。。。。。。。。。。。。。。。。。。。。。。。。。。。

「爹?你去那?不是說今天要留在太醫府練藥嗎?」柔情一回到太醫府,就看見柔太醫出來。

「太后有旨,要我去給西王妃看病。」柔太醫拍着自己的藥箱說道。

「原來是這樣..但為何只有爹一人?你那個很會拍馬屁的徒弟呢?」

「乖女兒~不能這樣說你師兄。」

「甚麼嘛。爹你扁心。」



「你這女兒..真是的。我何時扁心了?」柔太醫有點冤枉地說道。

看到自己的爹流出冤枉的表情,柔情不禁地失笑。

「好啦~女兒跟爹你開玩笑啦~我就知道爹是最疼我的~」說着就挽起柔太醫的手。

「你這女兒...」

「好啦,好啦~既然師兄陪不到你去。就我來陪你去吧~」柔情接過柔太醫手上的藥箱說道。

「當真?你可不會到一半就跑了吧?」

「爹~那都是小時候的是啦..你還記著..」柔情不滿地說到。



「行了~爹知道了。我們走吧~」柔太醫笑着說。

柔情一出生,娘親就因難產去世了。從小就和柔太醫相依為命。

西王府。。。。。。。。。。。。。。。。。。。。。。。。。。。。。。。

「王妃。柔太醫求見。」一個奴才在門外叫到。

「太醫?!小雲。是你叫的嗎?」楚澄問道。

「我沒有啊。」小雲也一連疑問。

「王妃..王妃..你聽到嗎?」奴才再一次問道。

「請他進來吧。」楚澄心想:人都來了,又不知道是誰叫他來,見見又不會怎麼。



「是,柔太醫有請。」聽到王妃發話,奴才就把門打開,讓柔太醫進去。

「老臣,參見西王妃。」柔太醫一進門就向楚澄行禮。

「柔太醫,免禮。身邊的那位是..?」雖然中間隔有一個屏風,但也很明顯看得到是有一個人。

「回王妃,這是小女,柔情。」

「參見西王妃。今天師兄有些事情,所以由我來陪爹出診。」柔情說道。

「柔太醫的女兒真孝順。這是福氣。」楚澄說道。

「謝王妃。」



「對了,柔太醫今天是為何是來?本王妃如果記性沒錯的話..好像沒有...」楚澄說道一半就停住。

「老臣今天是奉太后的意旨來為王妃看病。」

「本王妃沒病..太醫何出此言?」楚澄問。

「這...是因為太后聽到西王說西王妃下不了床..太后擔心就...」

「這西王!」楚澄心想:這點東西都跟太后說,要是讓太醫知道是因為腳傷的話,就不知道太后會怎麼想..不讓他看,他一定不會就這樣走。

「王妃?」柔太醫見楚澄不出聲,就叫了她一聲。

「哦.其實,我沒什麼,休息一天便可。明天也可以去向太后請安。」楚澄心想,早知道今天就進宮請安去。

「那爹你就為王妃把脈,然後寫些補身的藥。如何?」柔情提議說道。

聽到柔情的提議,楚澄就說道:「柔姑娘的提議不錯。就這樣吧。」

「好吧。」柔太醫想了想說。

「你去為王妃綁上吧。」柔太醫從藥箱取出一根紅色的細線說道。

「是的爹。」柔情接過紅線,就想楚澄走去。

「有勞姑娘了。」楚澄坐起來說。

「請王妃把手...」話還沒說完,當柔情看到楚澄後就嚇了一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