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七章

「你是?!!」

「柔姑娘?你怎麼了?」楚澄問到。

「沒甚麼。」柔情被楚澄的聲音來回神來,心想:這西王妃不就是今天南王畫像中的人嗎?

「情兒。你綁好了嗎?」柔太醫因中間隔着屏風,所以看不見,就只好問了。



「快了。快了。。」說着就急急忙忙地為楚澄綁上。

「爹~可以了。」

聽到已經綁好,柔太醫就開始為楚澄把脈。

就在柔太醫把脈同時,柔情就在苦苦的思考着:這西王妃和南王到底是甚麼關係。。。為甚麼西王妃的畫像會在南王手上呢?。。。還沒有等柔情想好,柔太醫就已經把脈完了。

「西王妃身體沒甚麼大礙,臣這就寫幾道補身子的藥方。」柔太醫說到。



「有勞太醫,小雲,你去送一下太醫。」楚澄說到。

「謝王妃,臣就先告退了。」

「柔姑娘?」見柔情還站這不動,小雲就叫了她一下。

「哦。。。是的,柔情先告退了。」柔情向楚澄行了個禮,就跟這柔太醫一同離開。

柔情等柔太醫開完藥方後就離開樓府,在路上柔情問到。



「爹~你見過西王妃嗎?」

「沒有。這麼了?你剛不是見過了嗎?」柔太醫回想了一下說到。

「見是見過。。。。那爹~你知道西王妃是個甚麼人嗎?」柔情想了想又問到。

「甚麼人。。。。。爹只知道西王妃本是月府的一個婢女。」柔太醫回想了一下。

「甚麼·?!月府?!還是婢女?!這是甚麼關係?!」柔情聽到這時眼睛都瞪大了。

「這事我怎麼知道呢?我們也管不了,更何況我們也不能去管。」柔太醫說。

「我知道。。。」

「你先回去,爹要進宮跟太后報告一下。」說着就把藥箱遞給了柔情。



「好吧~」柔情接過藥箱說。

看着自家父親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眼前,柔情才轉身離去。

她一邊走一邊想,西王妃本是月府的婢女,但為什麼她的畫相會在南王那出現?又為什麼一個婢女會被畫成畫相呢?

樓府。。。。。。。。。。。。。。。。。。。。。。。。。。。。。。。。。。。。。。。。。。。。。。。。。。。。。。。。。

「小雲,我今天的臉有甚麼了嗎?」楚澄拉著小雲說。

「我看看。。。沒有?」小雲看了看楚澄的臉回到。

「沒有。。。。那就是我今天是特別漂亮咯?」楚澄摸着自己的臉說。



「小澄。。。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戀了?」小雲看楚澄搖頭說。

「我自戀?!那你自己說吧~剛剛那個柔情姑娘看到我不是頓了一下嗎?你說我臉沒有東西,那不就是被我的美吸引住?」楚澄指著小雲問。

「我倒覺得不是~」小雲坐到楚澄的床邊說。

「那你給我解釋解釋一下。」楚澄拉着她的衣服說。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因為你是西王妃!你知道嗎?能見到剛嫁進來的王妃是一件多難的事,因為平是王妃都不用出府的。」小雲解釋到。

「甚麼嘛~原來是這個原因。。無趣。。」就在這時西王回來了。

「小澄,剛剛柔太醫來了嗎?」西王一回來就問到。

「王爺。」小雲



「來了。對了,你去了大半天,做什麼了?」楚澄

「陪太后。」就三個字,清脆,俐落。

「。。。」

「對了,你餓了嗎?剛才太后給了我一些糕點,要嚐嚐?」西王突然想起。

「。。。」

就這樣,一天就這過去了,天空又蒙起了黑紗

某院的一個角落。。。。。。。。。。。。。。。。。。。。。。。。。。。。。。。。。。。。。。。。。。。。。。。。。。。。



「主人,今天柔太醫來了。」一把女聲

「有異常?」被稱呼為主人的一個男人站在月光下

「柔太醫就沒有,反而是他的女兒 柔情 。」一把女聲又從空中傳來。

「她認識楓?」

「不像是。。。但她好像是知道些甚麼似的。」

「給我查。」

「是的主人。」

房間。。。。。。。。。。。。。。。。。。。。。。。。。。。。。。。。。。。。。。。。。。。。。。。。。。。。。。。。。

「對了,明天你去給太后請安嗎?」西王問。

「去。」楚澄心想:可以不去嗎?。。不去的話,那太后可能又要叫柔太醫來了。

「太好了~明天太后一定很開心~」西王開心的在床上打滾。

「好了好了~快點睡。」楚澄像老媽似的叫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