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程子恆的大日子,因為,我要向我的女神表白了。

為了今天,我精心策劃了許久,又讓我的好兄弟來幫忙處理一些大小事務,例如購買物資,教授我和女生相處的技巧等等。我預早了半年預訂了一家浪漫的法式餐廳,為此,我還特意學習了基本溝通用的法文,方便和侍應溝通,好讓女神感覺到我的魅力。

「如果唔係為咗你今日終於脫單,原本我今日係會去跟隊媾女㗎,唉...」其實所謂的好兄弟,從頭到尾都只有杰仔一個,唯一一個,所以表白的事情也只有我倆知道。

「最多咁喇,事成之後之後請你同你班friend落場玩喇,好冇?」

「一陣七點我會係尖咀stand by,你哋七點半先好到啊。」雖說杰仔平日吊兒郎當的,但做起正經事來也是挺可靠的,尤其是我有求於他時。更何況,現在我和他交換了條件。



表白的流程其實我們早已排練過了,先是在約定時間提早半小時,即一時半到達中環,以散步的速度到電影院。杰仔告訴我,在約定時間提早半小時是為了不讓女生自己等你太久,否則她肯定不高興,也能使自己看起來和其他男生不一樣。

然後,選一套愛情或感人的電影,這樣做是為了當女生哭的時候,你能借自己的肩膀讓她靠着,然後為她擦掉眼淚,這樣做能增加她對你的好感。第二,當你和她一起吃爆米花時,你可以借故觸摸她的手,甚至牽她的手。你也可以偷偷的喝她的飲料,然後借故喝她的口水。

看完電影後,我們會去逛街,只不過,中環沒有甚麼適合我這種「無業遊民」去逛的店,所以我們可以直接到海旁,在那邊吃「富豪雪糕」的雪糕,然後乘摩天輪,再吃晚飯,最後乘天星小輪到尖沙咀表白。

萬事俱備,只欠女主角了。

等我在手機上用WhatsApp約樂宜出來吧。



我:樂宜,一齊去中環行街吖

手機上一直在「在線上」和「輸入中...」兩邊切換着。

樂宜:Two person?

我:嗯(笑喊)

樂宜:When?



我:晏晝兩點中環地鐵站(笑)

樂宜:ok ar(笑)

我:到時見(笑)

樂宜:No problem(ok)

樂宜真的很厲害,全都是用英文回答的,果然是我的女神。

我在一時半準時地到達了中環港鐵站出口,但是,我發現自己竟然不是最早到達的。

「樂宜,你咁早嘅...」我已經提早到了......

「哦,頭先喺喱頭做咗啲嘢,見得閒咪早啲過嚟囉。」她笑着說。



「你嚟咗好耐?」樂宜她穿着黑白相間的露肩上衣,下身穿着一條粉藍色短裙,更特顯她的修長美腿。

「唔係好耐啫,十分鐘左右啦。」十分鐘!?那要是我沒有提早來,她不就要獨自等四十分鐘!!

「咁...既然你都到咗,不如行喇。」我嘗試打破這個尷尬的場面。

「我要睇新戲!」樂宜活潑地拉着我。

「你...你又知道我哋要去...睇戲嘅...」我有點驚訝。

「行街唔係永遠都睇戲㗎咩?」樂宜笑着說。

「哦,咁行啦。」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因為剛才的話題而感到尷尬,反而聊得更開懷了,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我們的關係都一直這麼親密吧,正所謂朋友以上,戀人未滿我覺得我們倆,就是這種關係了,但是,我們的關係會進一步,還是退一步,就看今天了。

樂宜選了一套叫《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的電影來看,原本這套電影是挺感人的,但樂宜偏偏就是沒有哭,而且,樂宜把整瓶可樂讓了給我,連爆米花也沒有吃,就算她感到寒冷,她自己也有帶外套。杰仔啊,我們的計劃好像泡湯了...不要緊,還有之後的計劃。

「不如,我哋去搭摩天輪...」我提議。其實就不是我提出這個要求的,只不過,杰仔說,乘坐完摩天輪後,表白成功的機會更大。

「吓,但我畏高㗎喎......」樂宜面有難色地說。

「咁就算啦。」我有點兒失望。

「咁...不如我哋去食飯啦。」樂宜提議。

「哦...好啊。」連吃雪糕計劃也泡湯了。

「食咩啊?」樂宜一臉吃甚麼也不介意的樣子。



「法國餐廳。」我答。

入座後,我把侍應叫來,以「半桶水」的法文向侍應點餐。

「唔好意思,我唔係好明你講乜...」侍應不知所措地說。

原來,這間「有情調」的餐廳是不用說法文的,我白學了......

這頓飯,樂宜只是吃了一口我點的牛扒,就以沒有胃口為由甚麼都不吃了。

吃過晚飯後,我們當然順理成章地坐了天星小輪回尖沙咀了。

「要搭船?」樂宜問我。



「係...係啊。」我被樂宜這一問弄得有點不知所措。

「哦。」樂宜冷淡地答。

總感覺,我和樂宜之間的關係,疏遠了。

到達尖沙咀海旁,我倆都被海旁吵耳的聲音打破了沉默的場面。

「佢哋,好嘈可?」我看着那些載歌載舞的街頭表演者,「有感而發」地道。

「嗯。」

「樂宜啊,我有啲嘢想同你講。」我走到預先安排好的長椅旁,拿起氣球和鮮花。

「對唔住。」樂宜說。

「...」

「我哋冇可能一齊。」

「...」

「真係好對唔住。」










「我唔值得你去等我。」

樂宜說罷,含着淚轉身離去。

失敗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