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妤啊,你唔好誤會......」我連忙向我妹解釋。

「殊—」我妹把食指放在嘴邊,示意我保持安靜。

我妹默不作聲地扯着我回家,然後把我拉進我的房間。

我們進來後,我妹把門鎖上,然後將我推倒在牀上。

我露出驚恐的表情,說:「喂阿妹,你...你想點啊......」



「你同佢咩關係,樂宜姐佢知唔知?」芷妤在牀上做成了「壁咚」我的姿勢,與她那凝重的表情形成了一大對比。

「喂阿妺,不如你坐返低先啦。」我「苦口婆心」地勸道。

「點解啊?」我的妹妹果然還是這麼的純潔,但也可以說,她太笨。

「因為...你個姿勢好引人犯罪。」我說。

聽罷,我妹她連忙「彈」到我的椅子上,雙手交叉地疊着胸。



「你放心,你阿哥我呢就唔係喱種連自己個妹都搞嘅人。」我解釋道。

「好喇喎你,唔好再扯開話題。」芷妤一臉認真地說。

我也坐直身體,故作認真地說:「你問喇。」

「你同嗰個女仔嘅事,樂宜姐佢知唔知?」芷妤壓低聲音,故意靠近我來說。

我裝作思考,過了一會後我答:「死妹釘,大人嘅事關你咩事。」



我轉身離開房間,到房門前,芷妤說:「但係樂宜姐佢都唔會想你有小三......」

「又係樂宜,佢飛咗我喇—仲有,嗰個女仔,我哋只係friend ,一啲關係都冇。」我離開房間。

「乜你相信男女之間會有純友誼咩?」芷妤從我的房間裏大喊。

「......」

死妹釘,我的事情甚麼時候輪到你來管了...

芷妤她比我小三年,今年升中一了,她幸運...不,是悲慘地和我入讀了同一間中學...

現時為單身,而三圍則是......不過我警告你們,別打我妺的主意啊,因為她實在太兇殘,會詛咒別人,就連她的哥哥也不放過,因為...我後來才發現,原來男女之間真的是沒有純友誼的......

「喂,幫手開飯喇。」廚房傳來老媽的聲音。



「係。」我和死妹釘不約而同地回應。

「哼,負心漢。」死妹釘不屑地看着我。

「哼,死妹釘。」我倆同時往廚房裏擠。

「喂呀,你塞住個門口喇,死肥佬。」死妹釘說。

「喂,塞住門口嗰個好似係你喎,死肥婆。」我說。

「哈哈,肥婆同肥佬,咁咪天生一對~好彩你哋兩個係我親生嘅,如果唔係可能會做到夫妻。」老媽笑說。

「媽咪啊。」「阿媽啊。」我和死妹釘又一起說。



「你睇你兩個,真係有默契到—」老爸搖搖頭說。

「爸啊。」「老竇啊。」

「呵呵。」我家兩老同時笑着。

「哼。」「哼。」

「食飯啦,多嘢講。」
------------------------
「係呢,你覺唔覺得,喱排每次搵親你,就好似背後有人望住咁,好得人驚啊。」阿彤問。

「唔係啊嘛,七月十四啱啱過,你唔好嚇我啦。」我說。

我和阿彤悠閒地並肩走着回校,多麼的寫意呢。



「各位同學,下個再下個禮拜五會有學校一年一度嘅歌唱比賽,有興趣嘅同學可以喺下個禮拜三之內問我攞表格,今日就咁多,落堂。」Miss Man 說。

「唉,你哋就好啦......」吃飯時,阿彤說。

「點解咁話呢?」我問。

「咪嗰個崔sir 囉,佢話,如果冇人自願參賽,就會抽簽揀人參加喎。」她答。

說的也是,阿彤那班的班主任崔sir 出名「投入」,不是他投入活動,只是他最愛學生投入參與活動,就連運動會,他也會要求全班參與,連我也曾經遭受過崔sir 的折磨。

只怪阿彤她不走運了,本來入讀了崔sir 那班已經很悲慘,還要她那班連半個「女神」也沒有。

所謂的「女神」,不是簡單指有修養、有氣質的女生,在我們學校,「女神」其實是歌舞團「女神傳奇」的團員,雖然單單只有七人...不,現在只剩六人,但是震憾力,卻是史無前例的大。



七位「女神」當中,有一個是form3 的,兩個是form5 的,剩餘四個是我們級的。

我們級的四位「女神」,樂宜和閔鎧晴是我們班的,還有兩個則就讀4C。

每一年,「女神」們都會參與歌唱比賽,而除了她們之外,其他參賽者也是完全沒有實力的。

阿彤她也就像我所說的,不走運了,為甚麼?因為她那班沒有「女神」啊,根本就沒有誰會放棄見到「女神」表演的機會,參加比賽。

「咁啫係點?」阿彤聽後,看來完全不知道我說的重點是甚麼。

「咁啫係,你哋班都好大機會要抽人出賽喇。」我說。

「吓,咁點算?」阿彤憂心地嚥下口中的飯菜。

「唔一定會抽中你啫。」我安慰說。

「計我話,想唔好抽中你,得一個方法。」我身後傳出聲音。

我轉過身,看看誰在打擾我和阿彤吃飯。

「咪就係你自願去參加比賽囉。」閔鎧晴說。

「你係邊個?」阿彤問。

閔鎧晴奸笑一聲,答:「樂宜嗰Best friend 。」

我內心一沉,凡是與樂宜有關的,絕非好事。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點啊,敢唔敢參加啊?」閔鎧晴不屑地看着阿彤。

「喂,你好喇喎,樂宜件事唔關佢事。」我平日和閔鎧晴並不熟,所以閔大小姐會找我,一定是沖着那件事來的。

「你根本唔知,係樂宜自己飛我㗎,而且,我同佢又唔係嗰種關係。」我說。

「你收聲,我問緊佢。」閔鎧晴走近阿彤,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聞言,阿彤瞪大雙眼,驚慌地說:「咩話......」

「我相信,你會做到啱嘅決定。」閔鎧晴笑着,在我眼中,那是多麼令人厭惡的表情。

說罷,閔鎧晴轉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