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呢—」阿彤深吸一口氣,說:「喺我細個嘅時候,我都曾經有一個兒時玩伴,好似你咁......」

「只不過,自從我移民之後,我就冇再同佢聯絡,最遺憾嘅係,我連再見都冇勇氣同佢講......」阿彤傷感地說。

「你...係咪都好似我咁,好想再見返佢?」我問。

「......」

「咁...我哋一齊努力,搵返我哋嗰個好重要嘅人啦。」我伸出拳頭,阿彤也配合地和我碰了拳:「好啊!」



看着阿彤燦爛的笑容,怎麼心中好像有一絲絲的溫暖。

這是為甚麼呢?不過,我也的確覺得,阿彤的笑容,有一點點的熟悉。

是錯覺嗎?

「喂,做咩發哂吽逗咁啊?」阿彤使勁拍了我一下,使我整個人扒到桌上。

很痛啊,但是我沒有回應。



「喂吔,唔好嚇我啦。」阿彤她用手拍我的背。

「喂吔—」阿彤按着我的肩膀,不斷搖我。

「點算啊......」阿彤驚慌地楠楠自語。

冷不防,手臂突然傳來劇痛,我尖叫:「嘩啊,痛!!」

阿彤指着我,笑着說:「睇下你下次仲敢唔敢嚇我。」



大概她也沒想到,我會來一招反擊吧......

我捉住阿彤的手臂,大力地捏了下去。

「啊!!」阿彤的尖叫聲響徹大地...不,是canteen。

「做咩捏我啊...」阿彤的雙目泛紅,淚水也快要佈滿整個眼眶了。

為免等一下會來個淚洗飯堂,我開口道:「但係你啱啱都係咁整我啫...」

「但我係女仔喎...」阿彤的眼睛依舊還是通紅的。

「呵返啦,唔痛喇。」真是的,阿彤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以後都唔俾蝦我啊。」阿彤凝視着我。



「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咦,阿恆,媾女啊?」我的同班同學阿匡問。

「咦,你同學啊,Hello,介唔介意做個朋友?」阿彤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

但是阿匡沒有回答,因為他看到我在瞪着他,狠狠地。

「冇...唔...唔阻你哋撐枱腳喇,阿嫂。」阿匡驚慌地跑了。

「哈,點解你嘅同學咁好笑嘅—」阿彤笑得眼淚都流了。

唉,這個阿匡,他完全誤會了我瞪他的意思啊。
------------------------


程子恆童年回憶
「點解,明明就有咁多小朋友,但係我喺度咁耐,一個小朋友都唔嚟同我玩嘅...」我孤單地蕩着鞦韆。

「咦,點解你唔去同佢哋一齊玩嘅?」一個女孩走到我的旁邊,坐在我旁的鞦韆上。

「我...我...佢哋大個我㗎...」我膽怯地說。

「你幾多歲啊?」女孩停止了搖動鞦韆,看着我問道。

「我...我今年七歲,讀一年級。」我戰戰兢兢地答。

「原來你大過我㗎,我今年六歲,我都係一年級啊。」女孩朝着我燦爛地笑着。

「你介唔介意同我做朋友?」女孩伸出手。



「梗...梗係唔...介意啦。」我和女孩握手。

「我叫小映,你叫咩名啊?」小映問。

「我...我叫子恆...」我答。

小映皺了皺眉頭,說:「子恆,你大過我,所以你都要勇敢過我,講嘢唔可以咁吞吞吐吐㗎。」

「哦。」我答。
------------------------
好不容易,午膳後的最後兩課也撐過了,呼,無驚無險地撐過了。

一踏出課室,我便嗅到了一陣自由的味道,啊,是新鮮的空氣,無拘無束的空氣啊。

「喂!」突然,有人從我的背後大力地拍了一下。



「嘩,謀殺啊!」我喊道。

「咩喎,又大驚小怪。」阿彤說。

「做咩啊,放學喇喎。」我說。

「一齊返去吖嘛,唔係咩?」阿彤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咁行啦。」我爽快地說。

不知為何,總覺得背後有雙眼睛在盯着我。

「Bye Bye喇,聽日見喇。」我說。

「Bye Bye。」我和阿彤分別後,便徑自回家了。

「喂,阿哥,啱啱個姐姐係邊個嚟㗎?」身後傳來一把聲音。

「阿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