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生活空閒得很(不管fyp的話),因為我早就讀夠了cred,為了興趣倒是reg了些主修以外的科目。三天day off,幾乎天天待在家,母親當然看不過眼。

「日日死蛇爛鱔咁,搵啲part time返下啦!」
「返學無野做㗎?唔見你做功課嘅!」
「你睇下你間房,亂到呢...啲衫堆到上天花板喇,唔識摺返啲衫放入衣櫃㗎?」
「屋企咁亂都唔幫手執下,屋企你無份㗎?」

母親妙語連珠,精準運用反問句對我作出指控,我也很難糊混過去。

事實上,我星期一至五都在替小學雞補習。$120/hr,每天2小時,一星期$1200,一個月$4800,減掉日常開支,一個月儲二三千也不是問題,根本沒有另找part time的必要。



至於功課,先不說大學真的沒有很多功課,我腦袋的最佳活動時間是凌晨十二時,我埋頭苦幹的畫面她大概一世也看不到。

執屋吧。

雖然我堅稱這叫作亂中有序,母親卻只會看到亂,天下母親都有潔癖,愛執屋的毛病。

我動手摺好櫈上的衣服,不過是五件衫三條褲兩件外套,母親就是大驚小怪。打開衣櫃的瞬間,放在最高一格的長裙立刻掉下來,實在騰不出空間。

「衣櫃無位喇,放喺櫈到先啦!」我大叫,母親在廚房。



「咁你咪執埋個衣櫃囉!叫你執少少野都唔得!」

唉...

我把所有衣服拿出來重新摺好,較厚的衣服放低,扎好根基,再一件一件的搭高,衣服佔據了我整張床。

「執咁耐㗎,我出去買餸,我返黎之前執好啊下,唔好我一走就去玩電腦。」

「得喇,長氣。」



砰——我立刻衝出客廳開電腦。

不過開機需時,我回房繼續戰鬥。衣櫃中層已經被我清空,我捧着比我還要高的衣服山,嘗試放入衣櫃深處。

啪——有什麼從衣服中掉出來,我無暇理會,先把衣服放下,好重!

雖然已是十一月,我還是熱得出汗了,便坐在地上,感受瓷磚地板的冰涼感,右手拿起掉在地上的舊電話。

舊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