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人生第一部手提電話,Sony Ericsson S500i 推機。

升中那年的暑假,我嚷着要買一部電話,原因是自己一個上學需要電話旁身。我怕被同學取笑「咁大個人仲要阿媽送返學」,堅持要自己上學,小學雞。

當你以為自己長大了,這個想法才是幼稚得要命。

我按下左上角豆大的開機掣,沒反應,長按,都沒反應。

沒電吧?我轉身開了床下的抽屜,各式各樣的插頭充電線混亂的纏在一起。幹!心中暗暗咒罵,着手解開彷彿永遠解不開的線。



If you know that,Sony Ericsson的充電頭真是他媽的奇怪,長方形充電頭有兩點突起,中間是細小的金屬條,對準電話側身的金屬接觸面插入,充電後也不能直接拔走,需要微微向下的角度「啪」走充電頭。(好難形容,有興趣可以google一下)

經過十五分鐘的努力,左穿右插,我終於解開了!該慶幸我捨不得掉東西的習慣,才能找到這歷史遺物。

我二話不說把電話拿出客廳充電,就在插頭插入電源的瞬間,電視風扇關掉了。

跳掣?我查看電箱,off,只好再次開啟。

我坐在地板上,左手拿電話,右手拿插頭,屢敗屢戰!



吱吱吱吱吱——

只見眼前一黑。





「我係你屋企樓下啊,你望落黎丫:)」



是張允健發來的短訊。奇怪了,怎麼這個手機還收到信息,還要是允健,自F.2起我們就不再聯絡了...

我坐在房間靠床的窗台上,六樓向下望也算清楚,街上只有幾個人,我一眼就認出允健,他穿着藍色T-shirt,黑色運動長褲,身旁有一架單車。不過,他實在年輕得過份,不,是稚氣,和他F.1時的樣子根本沒差!

此時,我才注意到房間的異樣:十年前那張木書桌還在,桌上只放着數學書(1A)和鼻窿雞公仔筆袋,不合理的整潔;貼在牆上的明信片全部消失不見,床上反而堆滿公仔,我最喜愛的布甸狗抱枕正可憐的躺在床尾。

可是,F.3的時候就已經被媽媽扔了啊!

我回想在收到信息前一刻的事,正準備差電,然後貌似觸電了,暈倒,所以我應該昏迷在夢中?

我衝去廁所,鏡子映照出一個少女,厚厚的劉海配上及腰長髮,無框眼鏡下炯炯有神的雙眼,媲美麵包超人的包包面,準確點來說是小學生的模樣。

我狠狠地拍打自己的臉——痛!雙頰變紅,伴隨刺痛的感覺,腦中冒出一個可怕的推想——

「見唔見到我@@落唔落得黎啊?」



允健傳來信息,日期顯示為2008年11月2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