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健像大哥哥一樣摸我的頭,縱然我比他大(10年零)5個多月,我轉身看到他露出了招牌微笑,一雙單眼皮變成彎月。

女生喜歡被男生摸頭,注意,是不會弄亂頭髮的輕碰。相反,那種決心把你的頭髮揉成鳥巢的舉動,是暴力,是男生自以為是情趣的錯誤示範。對比同齡的屁孩,我喜歡允健的溫柔。

「早晨!我不嬲都咁早㗎啦,呢到無人等你喎!」我跟着他笑,如陽光般燦爛。

「係係係,唔夠你講~」

「芯言!允健!你地都咁早嘅!」遠方嬌小的身影向着我們大喊,梳着和我一樣的髮型,卻比我飄逸得多,陽光下微微帶啡的髮色,看得出是如嬰兒般柔軟的髮質;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不想用這麼浮誇的形容,但她有一雙淺棕色眼珠,帶點混血的感覺;高挺的鼻子使輪廓更突出,加上白皙的皮膚,是個可愛女生,惹人憐愛。



「清清!好少見你咁早喎!」允健向着女孩揮手,此時她已經來到我們面前,喘着氣,一手拉着我的手。

莫芷清是班裡和我最熟稔的女生,排隊在我前面,也坐我前面,大部分友好關係都是從前後左右開始。

「我唔識做數學功課啊,諗住早啲返黎做,好彩你地係到!」我搭着她的肩,她居然比我還矮半個頭!

「數學功課?要做咩?」

「莊小姐,你訓醒未?」允健帶着嘲笑意味的問道,清清還沒搞清狀況的看着我,我回想起昨天放在書桌上的數學書...原來我正在做功課嗎?!



「死喇做邊做邊?我無左件事啊!」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