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拉着他們急步走進學校,prefect 15分鐘後便會出現,可以抄考的時間不多!

「慢慢黎,我教你地啦,好簡單㗎咋。」

我忘記了,中一學生依然是善良的乖孩子,不過是開學兩個多月,抄考這種行為確實不要得。允健坐在我旁邊的坐位,清清轉過身來跟我共用一張枱,聽着他解釋代數式。這點數學我記得怎樣做,不過我還是用心的聽,偶爾偷看他的側臉。

我覺得自己正在看一齣偶像劇,內心跟着劇情走向而起伏不定,卻又在一刻平靜中抽離,好像按了暫停一樣。

為何我要重看關於自己的劇呢?



「明白未?其實好簡單,唔洗理個代數,照正常做加減就得。」

「點解...」

「邊到唔明?我再解釋一次。」

我回過神來,擺擺手,專注眼前的數式。

7:55 a.m.



「多謝你啊允健,好彩有你咋!」清清捉住允健的手以表謝意,他抓一下頭,不好意思地說不客氣,耳朵一下子變紅,顯然是害羞了。

突然,有些畫面在腦海中閃過,又硬是想不起,直到班主任梁sir來到,他沙啞的聲線像咒語般打開了記憶之門——

「今日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