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稀記得,調位不久,允健和清清已經熟絡起來。有一晚,我收到允健的信息,他說想跟清清表白。

我氣允健,更多的卻是不解,那早已裂開的「1」至「5」鍵代表着什麼;我也氣清清,縱然她從來不清楚我和允健的交情,有夠無辜。

終究也是太年輕了,我們都太年輕。

因為感覺被背叛,我淡出了他們的圈子;他們因為內疚,錯過了相愛的彼此。

我很後悔。



很多事情在你往後回望的時候,就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從前的自己為何如此執着呢?

意外使我多活一次,我可以把一切錯誤修正嗎?

「機不離手咁,男朋友仔啊?」髮型師的通病,就是八卦,口水多過茶。

「朋友姐,中一咋我!」然後,他好像開了總掣一樣,開始跟我說着他的年少輕狂、兒女情長。

我裝作聆聽,拇指在裙袋裡飛舞。



「係好朋友嘅記得陪我食lunch就得^^」

震動,我掏出手機,髮型師陶醉於自己的世界。

「無問題,有我同清清陪你食權記

我收起電話,再次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