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媽接走左我喇,依家去睇跌打,唔洗擔心 幫我同埋佢地講聲啦^^」

發送。

在的士裡,我倚在母親的肩上,腳踝的疼痛感已經減退不少,她知道我玩數字球扭傷後,哭笑不得。

「你由細到大都咁貪玩㗎,撞黎撞去,個膝頭哥成日都損晒,依家又扭親,睇你仲敢唔敢咁貪玩!」

「知喇,今次唔小心姐,依家已經好好多其實。」



我握着母親的手,偷看她的側臉,魚尾紋還未偷偷跑出來,那樣年輕的她。

父母不是慢慢變老的,而是有一天你看着他們,突然覺得他們老了很多。

即使他們仍然不厭其煩的對你說教,中氣十足的責罵你東西沒放好,臉上歲月的痕跡卻清晰可見,騙不了人。這個比我高出半個頭的母親,我幾乎忘記了。

「阿媽,你估我會唔會高唔過你?」

後來,我比母親高出大半個頭,但我還是想問。



「你做多啲運動,唔好咁揀飲擇食,咪會高過我囉!你老豆今日放早,我煮餐好嘅,你食多啲野啦!佢見到你咁又會擔心死喇!」

「得喇得喇,我實會快高長大。」

我輕輕擦掉眼角的淚水。



震動。



「好彩聽日教師發展日唔洗返,你好好抖下咪亂郁喇:(」

「知喇你地走未啊@@」

「執緊野準備走喇...」

「好啦,唔阻你喇xd」

「話說呢...其實我有啲野想問下你@@」

「咩事咁神秘xd」

5分鐘過去,沒回覆。我收起電話,母親扶着我下車,一直到我看完跌打回家,才看到允健的訊息。

「今晚再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