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清清點睇我呢@@」

晚上十一時半,允健終於找我。我早就知道他與清清的發展會是如何,可還是比我想像中來得快,看來今天的互動使他們感情升溫不少。

「你應該feel到㗎,盲嘅都睇得出喎-v-」

「其實我想黎緊聖誕節同佢表白@@但又唔知會唔會好快...」

「要相信自己啊^^我諗清清一定好開心」



「你...會唔會介意@@」

這條問題,我有些始料不及。

他認為我會介意甚麼呢?因為我們三個都是好朋友,他怕他們在一起以後會忽略我?怕我會在他們中間當電燈膽?還是,他認為我曾經跟他有過甚麼,而他最後選擇了我的好朋友所以我會介意?難道我說介意,他就會按兵不動?

我知道,得到我的支持後,他才能心安理得。也許這才是最難受的事,在曖昧遊戲裡受了傷,還得替對方編藉口,倒過來安慰對方。

但我不怪他,因為沒有人想當白臉。



「有咩好介意xd定你驚我做電燈膽咋:@」

「緊係唔會!多謝你

「我要抖喇,你慢慢諗下表白大計啦^^」

「好!goodnight

我放下電話,嘗試入睡,可是房間瀰漫着跌打酒味,腳踝被膏藥包住也不太舒服,還有一點痕癢,實在難以入睡。我輾轉反側,再一次拿起手機。



「訓左未?」

肥仔居然主動找我。

我想起了今天玩true or dare的時候,然後他自告奮勇跑去小食部替我買冰,還有溫柔地替我冰敷的畫面...

心跳聲充滿房間,無限放大——

「未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