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館裡,坐滿了看病的人。其實我從小就有一個疑問,為甚麼診所醫館每天都能大排長龍,也太多人生病弄傷了吧!

下午五時十五分,我的前面還排了兩個人。

等待是漫長的,安靜下來的時候,我又想到今早的訊息,想起允健的話,想起肥仔的關心,根本無法好好思考。

「隻腳點

肥仔再次主動找我。



「排緊隊睇跌打-_-好多人」

「聽日洗唔洗陪你返學」

差點忘記了,我跟肥仔住在同一個屋苑,既然我走路也不方便,有肥仔順路陪我就不用母親送我了。

「緊係好唔該晒喎」

「七點半樓下等?」



「好xd聽日見喇」

「聽日見

說起來,我好像從來沒跟肥仔一起上學,或者說,我根本不知道他就住在我附近。我跟他本來在中四下學期才認識,他坐在我後面,上課常常聊天,日子久了也變成好朋友。他是我們級的男神,對,你沒聽錯,是讀書好運動叻長得高樣子帥的男神。如果不是回來後意外跟他混熟,我甚至不知道他曾經是個肥仔。

從前,我都叫他卓行。縱然班上的人都給他起了很多外號,我還是喜歡叫他的名字,因為我覺得卓行這個名字很好聽。

我跟卓行看起來很熟悉對方,卻總是有一點距離。我說不出那是甚麼距離,但我們都有默契地不再踏出一步,跨出那條安全界線。所謂friendzone就是這樣吧!直到後來他交了女朋友,我也交了男朋友,我們還是老樣子,偶爾的問候,不遠也不近的距離。



我想這是我們的最佳距離。

從前我是這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