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七時半,我準時下樓,卓行已經到了。

「等左好耐啊?」

「唔係,早你兩分鐘姐,比個書包我啦。」

「下,唔洗啦,唔係幾好嘅...」

被同學看到的話,一定會有所誤會吧。



「得啦,到學校附近先比你自己咩返囉,書包嘅重量都會令你隻腳加重負擔㗎。」

這麼說,我好像也沒理由推辭了,便把書包遞給他。

「洗唔洗扶住你?」

「得啦,其實我行到,小心啲就得。」

不過,我們要經過行人天橋才能回到學校,上斜下斜還是有點吃力,我只好搭着卓行的肩,一步一步慢慢走,他很遷就我的步伐,也沒有催促我。



就這樣,平常十五分鐘的路程,走了廿五分鐘。到了學校附近,他也把書包還給我,陪我走到後門。

「你快啲返去啦,你要正門入㗎,就打鐘喇。」

「得啦,趕得切。」

校工出來開門給我,卓行轉身就跑,就是說嘛,要遲到了。在我入升降機的瞬間,鐘聲響起,希望他能趕得上。

一年級在二樓,我們班是前梯那邊的第一個班房,所以我還得走到走廊的盡頭。一踏出升降機,就看到卓行喘着氣,在後樓梯口站着。



「你跑上黎?入左學校就唔計遲到㗎啦,唔洗驚喎!」

我不禁輕笑,他的樣子十分狼狽,額邊冒起細汗,襯衫的一角也露出來了,看來這兩層樓梯他走得非常吃力。

「唔係啊,我行上黎。行啦,一陣班主任到喇。」

「行上黎快過我搭lift?」

「我腳長囉。」

「係係係,仲好肥添。」

「我都未嫌你矮,咁多聲氣。」

「女仔矮有咩問題?」



「有啊,我會睇你唔到。」

卓行左看右看,裝作看不到我,我試圖拉着他的手臂,讓他看着我,可是他剛好踏前了一步,我的手也落空了,差點又摔倒。

「喂,睇住啦,得喇睇到你喇。」

然後,他放緩腳步,跟在我身後。

我很想問他,是不是怕我走這短短的走廊也會出意外,才跑上來等我,但我始終沒有開口,因為我不想將他的好賦予任何意義。

好朋友關心好朋友,本來就是正常不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