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社在最左邊,我們紅社在最右邊,這意味着我和卓行此刻相隔最遙遠的距離。

「同謙少吹下水嘛

「佢煩住我咋==」

「咁又係,佢啲爛gag真係好難頂- -」

「你明㗎啦」



「咁你又唔怕我煩

「呢啲野相對㗎姐」

「車,咁我同允健吹水囉bye~」

「哦!你唔怕清清呷醋啊」

「清清先無咁小器- -定係你呷醋咋」



「I am not gay」

我不禁失笑,惹來允健側目,我便把手機放到他的背包裡讓他看。

「乜我鍾意清清嘅事...咁明顯咩...」

「大家心照不宣姐。」

「不過呢,其實你係咪有少少鍾意左卓行?」



「嘩轉話題轉得咁快,唔係啦...」

我想不是吧,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人有很強的依賴性,當你習慣了某人的存在,習慣了對方對你好,慢慢就會開始依賴對方,但這不等於喜歡,不一定是愛情。我不希望因為一時的錯覺,而破壞我們現在甚至將來的關係。

有些人,輸不起。

「只係感覺卓行好關心你,而你又好在意佢咁...」

「佢係嗰啲好重視朋友,默默對人好嘅人黎,所以佢唔止係關心我,其實佢對個個都好好。」

「你好似好熟佢咁喎。」

「係觀察入微姐,哈哈!」

「你話無野就無野啦,有時個心自然會話你知答案。」



「嗯...或者係啦...」

然後,一百米的賽事開始集合,卓行也沒有回覆了。初賽人數眾多,跑完一場又一場,我也分不出哪些是我們認識的同學。直到我看見一個落後很多的身影,用跑長跑的速度跑一百米。

「你係行緊一百米定跑緊一百米

大概十五分鐘後,電話再次傳來震動。

「你有睇?」

「唔小心見到有人落後太多~」

「跑步唔係我強項姐- -諗住拎下參與分」



「咁一陣田賽無藉口唔攞牌啦^^」

「拎個銅牌都唔成問題嘅」

「咁大口氣,仲有中二嘅人可能好勁呢haha」

「我都唔弱㗎」

「攞牌請食飯啊下

「一言為定」

今天主要進行徑賽初賽和田賽,星期一的決賽、班接、社接和師生接力才是看點。後來允健也要參加800和1500米賽事,看台上只剩下我一人。

陸運會上沒有同社的朋友,是一件非常孤單的事。



我左看右看,嘗試尋找認識的人,就讓我看到Jessie!我立刻移動到下幾行的位置,跟Jessie打招呼,她知道我只有一個人便示意我坐下來。她旁邊還有一個很眼熟的女生,但我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

「佢係Paula,我小學同學,D班㗎!」

對了,Paula就是卓行的初戀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