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幫我解圍

我把紙仔傳給旁邊的卓行。

「費是佢地諗多左姐」

「唔該晒haha」

「但我都想知,做咩唔再嗌我肥仔」



「我想往後回憶返,記得嘅係姚卓行,而唔係邊個都可以做嘅肥仔」

「突然咁認真@@」

「純粹覺得呢段時光好珍貴,想好好記住

「多謝你

人越大,便會發現能叫出你全名的人並沒有幾個。連彼此的名字都沒能記住的關係,大概連朋友也稱不上吧!生命中來來回回的人太多了,重要的人,值得你記着他的名字,叫他一聲「卓行」。



沉悶的英文課還在繼續,我和卓行之間的互動也沒有停止。我們說起台劇日劇,聊着生活的趣事,思考着午飯吃甚麼好,這一小時二十分鐘的課,被藏在grammar in use下大小不一的紙仔填滿。

然後,捱過了漫長的上課天,來到陸運會的大日了。陸運會分開兩天舉行,我們學校特意安排在星期五和一,好讓同學中間有兩天休息時間,十分體貼。

啦啦隊員一早就來到運動場更衣準備,紅色V領毛衣配上黑色百摺短裙,黑色及膝長襪上有兩條紅間作點綴,女生們束起高高的馬尾,戴上紅色蝴蝶結頭飾,可愛之餘帶一點小性感。

允健看着清清,視線已經離不開。

「眼甘甘咁望住我,我着得好怪啊?」



清清雙頰泛紅,用嬌嗲的聲線詢問允健,他卻說不出話來,完全是當機狀態。

「你睇佢嗰樣就知,係比你嘅美貌驚呆左啦!」

「係...啊唔係!唔係唔係!你咁着好好睇啊,唔怪唔怪!」

清清禁不住大笑,語塞的允健的確少見,還有他不知所措的樣子,少男心事早已藏不住。

「知喇知喇!完左再同你地影相,我要落去練習喇。」

「啊...係啊,我今朝沖左蜜糖水比你,仲暖㗎,驚你嗌到沙聲啊...」

紅色的保溫瓶,滿滿的愛意。

「真係比我㗎?多謝你啊允健,我一定飲晒佢!」



從清清輕快的小跳步可以看得出,她很幸福。

我和允健坐在看台較高的位置,整個運動場都看得一清二楚。因為我們要分社坐的關係,大概要等到午飯時間才能跟卓行他們會合。

經過一輪校長致辭、唱校歌的時間,陸運會終於開始。擲鐵餅和推鉛球的場地都在看台對面,唯有在徑賽項目替他們加油吧!既然未有賽事觀看,我和允健便聊起來。

「上次你咪話同清清表白嘅,諗成點啊?」

「我本來諗住約佢平安夜出街,但佢話唔得...」

「竟然?點解啊?」

「太夜屋企唔比。不過,佢話聖誕節日頭可以出黎!」



「係到賣關子,今次得米啦,正日都肯同你出!」

「但我仲未諗到買咩禮物啊,女仔鍾意咩㗎?」

「你知唔知你比起其他男仔優勝嘅地方係咩?」

「唔知喎...」

「係你嘅心思,你識得沖蜜糖水比清清,我相信你都會諗到送咩。」

允健似懂非懂的點頭,我的手機亦震動了一下。我打開背包,裝作找東西,偷偷查看電話。

「好悶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