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週末的休息,大家都精神飽滿的迎來最後一天陸運會。

雖然清清的聲線仍然有點沙啞,體力上卻已經回復過來,還說今天要搏盡,允健心痛她,沖了兩大壺蜜糖水,我們說要喝一口也不讓;卓行和謙少的賽事已經完結,所以今天只有專心觀賽的份;琪姐的800米賽事和允健的3000米賽事都在今天舉行,二人還得參與班際和社際接力,看來一整天都不會回到看台;而我除了跟Jessie和Paula聊天,還不時在啦啦隊中幫忙喊口號,最後的接力比賽實在太精彩了,我們都叫破喉嚨,異常興奮。

陸運會在歡呼聲中完美落幕,同學們捨不得離去,不同班別在跑道上拍照,我們也不例外。看見高年級同學穿着班衫拍照,有的搭着肩,有的挽着手,還有每年陸運的指定拍攝動作——男生背着女生,然後一輪起鬨。想當年,很可惜我沒有試過,但在旁邊看着幫忙歡呼也是少不了的。高中三年同班同學感情特別好,中六那年更是在笑與淚中渡過,看着眼前一班師兄師姐,塵封的回憶好像在眼前重播一樣。

梁sir和陳sir站在我們中間,大家擺出V字手勢,稚氣的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預示了往後五年青春歲月。在中一有幸遇上的人,未必會陪你走過六年,甚至會忘了彼此的名字,但他們永遠都是你的開始。

「喂,我地六個點都要影張相啦!」



我們相視而笑,琪姐拿出相機,拜託同學幫我們拍一張。謙少踮起腳尖才能搭着允健和卓行的肩,琪姐也摟着我和清清,然後「咔嚓」——

內心有種奇怪的直覺,有點捨不得,捨不得這個矮小的自己,捨不得回來後的每一個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