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行芯言!咁啱嘅~」

Jessie向我們揮手,當然Paula也在,神情有點驚訝。

「你地都咁晏先走嘅?」

Paula的聲線不是嬌滴滴那種,而是平實中帶點柔弱,聽起來很悅耳,怪不得唱歌這麼厲害。我們走到他們身邊,在我想回答之際,卓行已經搶先開口。

「我地食埋野先走嘛,你地呢?」



「喺門口影相影到依家啊,野都未食。」

「咁有緣撞到,不如我地都影張相啦!」

Jessie拿出相機,拜託排在前面的同學幫忙拍照,看樣子應該是比我們大的師兄。就這樣,Jessie挽着Paula的手臂,我站在卓行和Paula中間,一字排開,在師兄按下快門之際,卓行突然搭着我的肩,我下意識望向他。

Jessie查看照片後,用曖昧不明的眼神看着我。

「芯言,你望住肥仔做咩啊?」



我把相機拿過來,照片中只有我側過頭看着卓行,眼神呆滯中帶點驚慌,嘴巴微微張開,顯然是被卓行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着了。

「我...未ready,再黎過啦。」

卓行看到照片後,別過臉,分明是在偷笑。

「哈哈,今次大家都望鏡頭啊下!」

那個師兄友善的接過相機,叫我們四個靠近一點,再次按下快門。



車子來了,我們紛紛上車。這次,我沒有查看照片,Jessie讓我們給她msn賬號,遲些把照片放進電腦後再發給我們,就這樣交換了彼此的msn。

Jessie和Paula比我們早兩個站下車,車途中聊了些陸運會的事,Paula面對卓行已經沒有上次所說的不自在,而卓行看起來心情也不錯,娓娓而談。

「平時唔覺你咁健談喎。」

卓行面對不太熟悉的人,會比較沉靜,在熟人面前才放得開。

「係咩?可能佢地兩個好talk得掛。」

「對人地有好感啊?」

說出問題後,我後悔了。總感覺自己像個呷醋的小女孩,不過是一件小事,朋友間普通的聊天,我過份認真了。

卓行失笑,疑惑的看着我。



「我講笑姐,哈哈!」

「但你眼神好認真。我似啲咁隨便就鍾意人嘅人咩?」

「講起又講,你從來都無講過感情野。」

「你都無講過啊。」

我裝作思考的樣子,直到下車,我們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這段日子我跟卓行的感情增進不少,稱得上是無所不談,卻偏偏沒提起過戀愛話題。甚麼擇偶條件、戀愛經驗、愛情觀,我們都是隻字不提,唯一相關的就只有上次玩true or dare他回答Jessie的那條問題。

這是有默契地避而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