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時,母親已經煮好晚飯,父親亦回到家了,只等我開飯。

「聽日晏晝你唔係到,我地夜晚先食大餐,拆禮物!」

回憶中的聖誕節都是溫馨的,因為我每年都會跟父母一起過,直到中六那年,迎來第一次多了幾分浪漫的聖誕夜,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父親就是我們的聖誕老人,他總會準備幾份禮物,放在聖誕樹下,還要我和母親猜哪一份才是自己的。後來我長大了,也不再喜歡卡通人物的商品,父親自然不知道買甚麼才好,最後這些禮物都變成各式各樣的零食。

甚麼禮物從來都不重要,讓記憶變得深刻的是父母的笑臉,坐在聖誕樹下期待拆開禮物的心情。

我偷偷把一份禮物放左樹下,那是今天焗的曲奇餅,我用一個長方形禮物盒裝好,盒上還有一個漂亮的花飾。



「ok!我唔會玩到咁晏㗎喇。」

其實明天也沒甚麼實際活動,我們相約一起吃午飯,然後影貼紙相,然後...隨便找個地方交換禮物吧!還是一樣的道理,重要的是人,是共同渡過的時間。

「食多啲野啦,好似瘦左咁嘅你。」

父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一族,我們每天只有晚上數小時才能碰面,他不太清楚我愛吃甚麼不愛吃甚麼,也不清楚我在學校裡發生大大小小的事,他只能看着我的臉,說出幾句公式的問候,一種生硬卻又真誠的關心。

「知喇,你返工辛苦先要食多啲。」



好想告訴他,他的女兒有好好成長,十年後的我只會苦惱着如何減掉小肚腩和過於穩健的下盤。

「識得講啲咁嘅野,睇黎真係大個女。」

我只懂得苦笑。

「大極咪又係我地個女!聽日去邊玩都要小心啲,唔好好似上次咁整親,聖誕節周圍都好多人好易有意外㗎。」

「得喇長氣,我地會小心㗎喇。」



女兒會變,由小變大,由活潑變得寡言,由幼稚變得成熟,可是父母還是父母,任子女再變,他們都會說出一樣的對白,擔一樣的心。

看看電視,說說日常,晚上十一時半他們準時睡覺,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間,攤在床上,等待——

踏入十二時,誰會發第一條短訊給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