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十二時,按下發送鍵。

總有些時候,會出現網絡大塞車的現象,例如是除夕夜和平安夜。看見訊息在寄件箱遲遲未發出,內心不免有些焦急,彷彿00:01聖誕節就已經過去了,莫名的執着。

震動,電話不斷傳來震動。

「寄件者:卓行
時間:00:00
聖誕快樂



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聖誕禮物。

「好準時喎

「你遲左喎但係」

我看一看訊息發送的時間,剛好遲了一分鐘,但聖誕節並沒有因此而過去,反而來得剛好。

「爭網絡爭唔贏:(」



「要預早幾秒㩒發送先得㗎嘛」

「計到咁精準-v-」

「想做第一嘛~」

「小學雞-.-」

零時零分是種執着,第一也是種執着。



小小的收件箱容不下太多人,亦總有先後次序,第一才有第一的意義。

短訊有它的價值,可能是$8,可能是$0.5,內容才會有長度,有輕重,免得淪為不值一看的罐頭訊息。就像寄一封信,拆開,回信,總得花上時間和心思。

這一晚,我們寫了很多封信,直到他捱不住睡着了。然後我又重新看一遍,一封又一封,很想把這些無聊至極的對話刻進腦中。

暗黑的房間內,只有一點光閃動着,好比窗外屬於城市的光,這點光屬於一個故事,提早迎來結局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