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我立刻走進房間關門並拿出禮物,母親卻在下一秒進來了。

「食飯喇,今晚好豐富啊,有燒雞,又有意粉,凍左唔好食㗎喇!咦,有禮物啊?邊個送㗎?」

「無啊唔係啊,出去食嘢啦。」

我搭着母親走出飯廳,唯有吃完晚飯再看吧!

「嘩!全部都係我鍾意食嘅!」



蒜蓉包、蘑菇汁意粉、芝士焗薯皮、蜜糖燒雞、牛油燒帶子...在節日裡,母親會花盡心思弄些特別的菜式。

「特登煮㗎嘛,要食晒佢啊!」

不消半小時我們已經吃完聖誕大餐,進入拆禮物環節。一如我所料,父親買了我最喜歡的布甸狗暖蛋和掛飾給我,買了冷帽子和手套給母親,不過,她對款式似乎不太滿意。

「呢隻咩色黎㗎...」

「粉紅色囉,幾靚丫好襯你。」



正確點來說是接近桃紅色,帽子上還有一個毛毛球,很老套。

「我幾多歲啊仲戴呢隻色,個款仲咁細路仔!」

「係咩?你試下啦。」

父親強行幫她戴起帽子,整個造型就是不搭,完全不搭,也許他亦注意到,尷尬的笑起來。

「唉,點解你啲眼光過咗咁多年都係咁差...」



「心意搭救啦,哈哈!」

然後,母親繼續碎碎唸,這個畫面我不知看過多少遍了。父親是個想法簡單的人,不細心也不會哄人,不幽默也不懂情趣,母親則是個多愁善感的人,浪漫中帶一點務實,有創意有一點小聰明,反正兩個是截然不同的人。我曾經問母親,為甚麼會喜歡木訥老實的父親,她說她也不知道,不過,父親對她很好,很照顧她也很專一,單憑這點就值得一輩子跟着他。

愛情是種感覺,相守卻不能靠感覺。愛的盡頭是生活,是日常,是安穩,所以母親沒有選擇愛情,她選擇了他。

偶爾母親會說要找個風趣幽默、細心溫柔的男人,父親聽罷總會露出靦腆的微笑,然後幫她按摩肩頸,因為父親只懂得這樣討好母親。

「你按左咁多年都係按得唔太舒服㗎喎。」

「好過無啦,哈哈!」



終於,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卓行送的禮物,同時查看手機。



有三個未讀訊息。

「我同清清表左白喇:$」
「我同允健一齊左喇^^」

繞了一個圈,他們迎來等一次心跳。

「恭喜晒啊^0^」

感覺自己好像完成了一個不得了的任務,彌補了當年遺留下來的傷害。在未來,我跟允健和清清仍然會是好朋友吧!

「寄件者:+852 5421 xxxx
Please reply this message.」



這個沒有儲存的號碼...是神秘人!事隔個半月,他再次出現,卻只是叫我回覆訊息,到底是怎麼樣?

因為日子如常,我幾乎忘了自己不屬於這個年代,照樣生活亦未嘗不可。不過,我還是不想完全否定經歷過的十年時間,更何況我仍未清楚穿越對原來世界的影響,可以回去的話,我就必須回去。

無論如何,我總得問清楚事情始末吧?

「究竟發生咩事?請話比我知關於穿越嘅一切!」

發送——



房間內,牆壁上掛了一條麻繩,夾着數張明信片,繩子末端綁在一口釘上,同時掛了一面獎牌。

一面銅牌。







長方形扁身盒子安放在櫃子的深處,而盒內的卡紙底下則藏了一張小紙條。

如果你睇到呢張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