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快樂。」

我接過盒子,有一點重量。

「咩黎㗎...」

我輕輕一搖,裡面的東西與盒子碰撞而發出聲音,感覺不是小飾物,反而是面積比較大的物件。

「鎖匙扣?細細塊嘅鏡?」



「係無乜用嘅嘢,哈哈!」

「金幣朱古力...?」

「唔食得㗎。」

「你搞到我好想依家拆...」

「唔得,返去先拆啊!」



「唉好啦好啦。」

「肥仔神神秘秘咁,小心有伏啊芯言。突然覺得聖誕卡都幾好丫,哈哈。」

我有點哭笑不得。雖然卓行的反應的確很奇怪,但我又不認為他會幼稚得作弄我。

「點都好,多謝你嘅禮物~」

我收起禮物,腦袋一直想着會是甚麼禮物,越想越迷惘。卓行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便站起來,拍一拍灰塵,背起背包。



「開始天黑,係時候走喇。」

今天沒有夕陽溫暖的餘暉,天色慢慢變暗,一抹詭異的紫覆蓋大地,幾片灰雲不安地飄盪着,天空好像中了毒一樣。

「原來六點喇,我都要返屋企食飯。」
「我同Paula約左小學同學,都要走嚕~」
「返屋企打返幾鋪機先。」

「咁...我地一齊走啦。」

我們各自散去,唯獨卓行跟我是同路人,沿着小徑走回家。平常他會跟我說些趣事,閒聊幾句,今天卻出奇地安靜,甚至沒有看我一眼。

「做咩唔講嘢啊?」

「無啊。」



「一粒聲都唔出,諗緊咩啊?」

「無,無諗嘢。」

「唔信囉,你睇下你個樣,額頭刻住有心事三隻字啊!」

「無啊真係。」

我不再與他爭辯,因為我知道他沒打算告訴我。他不想說的事,我永遠無法讓他開口,亦因為這樣,我沒有放任自己對他的感情,不想沉淪在他偶爾的溫柔之中。即使他看我的眼神夾雜着很多曖昧不明的情感,我不敢肯定那就是愛情。

「唔講就算啦~」

他輕拍我的頭,這好像已經成為他的習慣,在他回應不了的時候,代替說話。



「咁你放假有咩做啊?」

我裝作不在乎的問,黑夜裡他也看不到我的苦笑。

「溫書囉,考試啦嘛。」

「咁勤力,唔怪得你成績咁好。」

「係你懶姐,你都要溫書啊。」

「得啦,hea多兩日先溫,哈哈。」

他好像回復正常了,對答如流,就這樣,我們不知不覺走到家。

「咁...如無意外就放完假再見喇。」



「再見。多謝你嘅禮物,哈哈。」

他向我揮手,便走進大廈。


究竟他送了甚麼給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