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仍然是公眾假期,商場裡特別多人,有一對對的情侶,三五成群的年青人,亦有一家大細,唯獨我孤身一人,穿梭在熱鬧的人群之中。我不害怕一個人,反而很享受獨處的時光,可是現在卻覺得很別扭,彷彿我只是世界的過客,生命的軌跡並沒有我出現過。

我在starbucks找了個窗邊的二人位坐下來,買了一杯latte,把書本都翻開了,手中拿着筆,不自覺地轉動起來,心思卻不在眼前的物件上。其實我也沒有信心能解開變化多端的練習題,不過是想找個藉口逃離罷了。

「喂,芯言,一個人啊?」

抬頭一看,竟然是阿寶,手裡拿着notes,還背着大書包。

「喔,係啊,你又會係到嘅?」



「同你一樣囉,出嚟溫書,但好明顯你一頁都無溫過啦,哈哈。」

「我都係坐低無耐咋。」

「橫掂你都一個人,咁我搭枱喇,假日好難搵位。」

「無所謂啊,坐啦。」

既然有人來到,我嘗試專注於眼前的算式,把課本從頭看一遍,企圖找回一些記憶,畢竟曾經我也在無數單行紙上算過一題又一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latte只剩下半杯,我也開始做起練習題。數理的頭腦太久沒用過,解題十分緩慢,卻不至於完全不懂,只要多一些時日,就能更得心應手吧。

「芯言。」

「吓?」

阿寶依然專注於眼前的題目,並沒有抬頭看着我的意慾。

「你叫我啊?」



「緊係啦,呢到得你咋嘛。」

他終於望向我,刺熱的視線快要把我看穿。

「無啦啦做咩啊?」

「我有啲嘢想同你講。」

「吓?」

午後陽光漸漸褪色,淡藍色的天空飄過幾片如輕煙的雲朵,那樣不經意,點綴了平凡的世界。婉如阿寶的表情和說話,不帶重量,卻無法輕視。

「芯言,多謝你。」

「多謝我咩,我要講聲sorry就真...」



「無嘢喎我,本來無諗過講,但竟然比我喺到遇到你,所以...」

「雖然我諗有啲嘢你誤會咗,或者我自己都唔太清楚...Anyway,多謝你嘅坦白。」

「你唔驚訝咩?」

「咁講真,係有少少嘅,哈哈。」

「我哋都會繼續係好朋友㗎可?」

「當然。」

「咁就好...我要返屋企喇,走先,返學再見喇。」



「再見阿寶。」

阿寶說的話,我把它藏進天空裡,窗外只得一抹深藍,唯一的裂縫隨着那一縷煙飄散而消失不見。

戀愛大抵是永遠無法解通的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