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出練習和單行紙,準備投入數字世界,腹部的不適卻讓我無法集中精神,我微微彎腰,用左手輕按着,企圖把痛楚壓下去,右手則繼續拿着筆裝作專心。

謙少帶着耳筒聽歌,還不時偷看電話,手中的鉛芯筆被他轉個不停,根本沒打算好好溫習吧,當然也絲毫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卓行同樣地專注於練習題上,他抿嘴思考,手上的筆飛快地寫出解題,然後翻開下一頁,視線從沒離開過。

「唔識做啊?」

「吓?」

他緩緩抬起頭,投以疑惑的眼神。



「你望住我做咩?」

「我...我無望住你啊。」

「係咩?我好似feel到有人望住我。」

「咪咁自戀啦你。」

他輕輕一笑。我說謊了,我看他看得出神了,但我當然不會承認。



「咁你有無唔識啊?」

「errr...暫時無嘅,今日有啲唔集中姐。」

「抖吓啦一係,兩半喇,我哋都未食嘢,食完嘢再溫。」

「都好,食咩啊咁?」

「落地下間大家樂食個茶餐?」



「好,咁執嘢啦。」

我在收拾筆袋的時候,卓行連我的課本也收好了,放到自己的大背包裡。

「你做咩...」

「你哋做咩執晒嘢啊?」

謙少打斷我的話,除下耳筒,一臉不解的看着我們。

「去食嘢喇,原來你一直聽唔到我哋講嘢。」

「我塞咗耳筒嘛,咁快食?溫咗陣咋喎。」

「芯言遲你成粒鐘嚟都做得多過你啦,你掛住望電話咋嘛。」



「咪係,等人覆短訊啊?」

「痴線,邊有等咩人覆。」

「突然醒起呢,嗰日聖誕節琪姐又係心不在焉咁,你哋知唔知...」

「姚卓行!你同佢講咗?咪話咗唔比得人知嘛!」

「等等先,咩唔比得人知,有咩好快啲從實招來!做咩聽到琪姐個名就咁大反應?」

聽到我的話,謙少瞬間呆掉,只見卓行聳聳肩,一臉尷尬。

「你自己太敏感自爆咋,我咩都無同芯言講過。」



果然不出我所料,琪姐和謙少之間的確發生了甚麼。

「唉,今次真係柒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