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我哋依家去邊先啊?」

一群人漫無目的地走也是我們的特色之一,午餐吃甚麼都是人生一大難題,殷殷的問題,似乎沒有人能解答。

「咁多人,去kfc食筒餐囉!」

Edward指着位於角落位置的kfc,寬敞的店內十分冷清,貌似只有幾個中學生在窗邊坐着。看看手機,原來已經二時半了。

「就咁啦,餓死喇。」



阿寶帶頭走入店內,我們選了一張長枱坐下,商量後決定買一個八人筒餐,算是慶祝考試結束。男生們出去點餐,女生們坐着等食,很合理。殷殷跟小君嘰嘰喳喳的聊過不停,琪姐好像在專心聆聽,眼神卻早已失去焦點。而我,在細心觀察四周,這個從前不常來的地方,後來不經不覺就結業了。我才發現,身處的社區早而變得不一樣,屬於過去的現在和將來的景象正交疊着,心情總是怪怪的,好不真實。

望向窗邊位置,學生們穿着我們的校服,他們桌上的食物早已吃光,只是坐着聊天。其中兩個背影很是眼熟,在我想看清楚的時候,三個男生就站在我們面前,完全遮擋了視線。

「嘢食到!開餐!」

阿寶他們逼不及待地拿起炸雞,只有我和卓行各自拿了一碗蘑菇飯。

「你哋竟然食飯先?」



小君一副驚訝的樣子,好像我們是異類一樣。誰說吃kfc都有先後之分啊?

「慣咗鍾意食飯先嘛。」
「我都係啊。」

「你哋兩個至夾啦。」

「鬼同佢夾啊!」

我刻意這樣說,並偷看卓行,只見他眉頭輕輕一皺,便立即回復一貫表情,實在不易察覺。



「咪係,我哋其實唔太熟。」

他在賭氣,言語上不想輸給我。

「係囉,中一到依家,真係唔熟㗎。」

他聽得出我語帶雙關,不禁失笑,而且笑得燦爛。

「女人,真係好難明。」

「咩啊,無啦啦講咩?」

小君他們早已把話題說到別處去,只有我把目光放在對面卓行的身上。



「無,無咩。」

「車,講啲唔講啲。」
「嗱你咪啊,你隻手污糟㗎唔好摸我個頭。」

他有點驚訝,大概是我太過直接看穿他的舉動。他沒有尷尬,反而顯得一點也不在乎,笑容依舊好看。

「我又未食雞,蘑菇飯咋喎,咁都唔得?」

「唔得啊唔得啊!」

我作狀要擋住他的大手,他只是輕輕一笑,低頭繼續吃飯。

在那一瞬間,我看到在卓行背後經過的人。



目光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