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咩先玩咩先?」

「我想掟彩虹。」
「咁多代幣緊係學阿婆玩推銀機啦!」
「我想玩氣墊球啊,有無人一齊?」
「想玩估數字彈波波嗰個啊。」

「不如,暫時各自修行。」

小君先每人分發十多個代幣,大家朝着目標出發,最後只剩下我和卓行。



「你想玩咩啊?」

卓行大概沒有很常來玩,對比起大家的雀躍,他自然是最冷靜的一個。其實我一早就想好了要玩甚麼,而且,必需由他來陪我。

「我哋比賽吖!」

「比咩啊?」

「籃球機,鬥高分!」



「輸咗會點先?」

「咁快驚輸比我啊?哈哈!」

「傻啦,我會輸比你?只係無懲罰邊好玩㗎。」

「咁你想罰咩吖?」

「輸咗嘅人要比贏嗰個一個願望。」



「殺你,嚟啦!」

他用一個意義不明的微笑代替回答,走向籃球機的方向。所謂懲罰,都是一些曖昧的套路,我自然是沒所謂。

「姚卓行,準備好幫我做牛做馬未啊?」

我自信地望向他,按下開始鍵,螢幕三秒倒數,籃球緩緩滾下來。

「呢個願望一定係屬於我。」

Stage 1,60秒。

堅定不移的眼神,配合他一連串的動作,籃球隨拋物線完美入籃,先得兩分。



我立刻專注於眼前的籃框,雙手機械式地把籃球拋出,意外地順手,分數穩定上升,我亦無暇理會身旁的他。

40秒。

不知不覺就過了晉級的40分界線,但我並沒有放慢,因為第一關相對容易得分,所得時間亦最長,最好先累積到150分,就能確保進入第三關。

20秒。

每球所得分數變成三分,我加快速度,卻反而射失更多,手臂開始感覺到一絲酸軟,可我還是堅持着不敢放慢。

10秒。

紊亂的節奏,籃球碰框彈開,只有最後一球沿框旋轉兩圈緩緩掉落,以133分作結。

雙手靜止下來的時候,手臂肌肉在跳動着,通常我在第一關後,戰鬥力便會大幅下降,恐怕能否進入第四關還得看運氣。我偷瞄卓行的分數,竟然拋出218分,差點忘了,他本來就是籃球隊的。



五秒倒數,Stage 2,50秒。

投籃速度明顯放慢了,而且籃框開始左右移動,一連失了幾球。我轉用左手拋球,讓右手可以休息數秒,卻反而入了兩球。不過左手始終不是慣用手,我又轉回右手,在分數過了150後用更緩慢的速度拋球。

20秒。

進入三分球階段,這一次我沒有胡亂射籃,瞄準後用力一拋,命中率更高,還是穩中求勝吧。籃球機發出詭異的加分聲效,最後一球趕得上在倒數完結的一秒穿過籃框,189分算是不過不失,只差61分,應該能勉強晉級的。

我拉拉筋,擺擺手,準備突破關鍵性的一關。

五秒倒數,Stage 3,40秒。

大概是上一關適應了籃框移動的節奏,幾乎每一球都能入籃,只是手速不夠快,看來得多進幾球三分球才能過關。



20秒。

207分。

內心不想放棄,雙臂卻不聽使喚,不受控制的抖動。或許只是種錯覺,心跳聲覆蓋嘈吵的冒險樂園,放大身體的觸感,疲累之下變得遙不可及的43分距離。

突然手上一空,籃球被他奪去,修長的手指似乎是為了抓緊籃球而存在,一個又一個,籃球機為他「英雄救美」的行為而歡呼,分數直線上升,時間不斷減少,心跳為他而加速。

「第三關都過唔到嘅話,點同我比啊?」

最後五秒倒數,Stage 4,30秒。

252分,剛剛好,投出只是為了讓我晉級的分數,不算犯規吧?

再次拿起籃球,瞄準,拋出。



我以為他會讓着我的。

這是一場不必要的比賽,因為結果早已呼之欲出,唯一的可能性在於,他願意去「改變」賽果。

或許他會故意輸掉一兩分,然後我會大力恥笑他,一個大男生居然好意思輸給我,太弱了吧?他毫不在乎,口裡說着只是一時失手,不能作準,我們再比一次吧!我當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永遠只有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一生中頭一次輸給女生,會是我。

縱然我不清楚這是否他第一場的「比賽」。

「唔知做牛做馬嘅係邊個呢?」

他壞壞一笑,投出最後一球,完美的穿針,分數沒有再增加,壓倒性的勝利。

不過,如果他想我給他一個願望,我還是樂意給。

514分,他說打出了自己歷來的最高分了。

「咁我唯有比你許一個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