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咁好興致行咁遠食日本嘢啊?」

殷殷挽着我的手臂,邊走邊問道,而卓行和阿寶早已拋離我們。也好,日本食店總是有很多人排隊。

「卓行話好肚餓嘛,食定食最飽啦。」

「喔...卓行肚餓,明晒,哈哈。」

「做咩笑到咁衰㗎你,明你個頭!」



殷殷不懷好意的看着我,我就知道她想說甚麼。

「咁啫係你而家同卓行點啫?師兄你又拒絕咗喇,無嘢阻礙你哋啦?」

「其實正確啲嚟講我又唔算拒絕咗資逸,自然而然就...唉好複雜,反正...」

「咪叉開話題啊你,重點已經唔係師兄ok?快啲講啦,你哋點㗎?」

「無啊,咪咁囉,都係咁。」



「由得佢,唔再進一步?好明顯卓行對你有嘢啦,都唔知你哋兩個慢吞吞做乜。」

「我唔係無諗過,不如主動少少啦,但又唔知點開口。」

「嚟緊你生日,睇吓佢有無表示啦,無嘅話,你就主動出擊!」

「ummm係囉睇定啲先,而家順其自然,有時我都覺得幾好,嘻嘻。」

「發姣啦你,之前仲話我,你笑得仲衰過我!」



我們在街上大聲笑,惹來途人側目,便急步逃走,不知不覺就來到店前,卓行和阿寶早已等着。

「兩個八婆做乜笑到咁大聲啊?」

阿寶八卦的樣子,比我們還要「八婆」。

「咁你一定係八公啦,關你鬼事啊?」

跟阿寶相處總能激發我的毒舌個性,跟他吵架就是日常,也是我們最舒服自然的相處方式吧。

「而家啲同學真係好無愛囉,關心你又唔得嘅,咁叻我哋分枱坐啦!」

「無人想愛你啊唔好意思,咁卓行同我哋坐,你自己行埋一二邊啦。」

「食屎啦你!」



阿寶惱羞成怒,一手拉着我的馬尾,我立刻叫了一聲,捉住他的手企圖弄開他的手指。怎料他加重力度向後一扯,我整個人差點就跌倒了。

「喂,小心啊。」

卓行拉着我,只見他黑了一張臉,好像很不滿的樣子,阿寶亦識趣放手。

「最衰都係你啦何寶軒,幾大啊,玩扯頭髮...」

阿寶沒有反駁,只是朝着我扮鬼臉。然後,店員出來叫我們進內,店內空間小只容得下三桌,所以門口依然有兩三群人在等候。

「好彩你哋早行到嚟咋,腳長係有啲用啊吓!」

殷殷對他們加以讚賞,阿寶十分得意,相反卓行依舊沒有表情,在專心看餐牌。



「我要親子丼。」

「你真係好餓喎...」

我望向卓行,他聳聳肩,沒有回應,自個兒在按電話。

「我要豬軟骨拉麵!」
「我要吉烈豬扒定食!莊芯言差你咋,快啲啦!」

「咁...我要...海鮮烏冬啦。」

殷殷和阿寶對着坐,聊起班中的八卦事,我在一旁默默聆聽,畢竟中四的事我已沒多大印象。過了一陣子,食物來到,卓行終於放下電話,亦不時搭話。

我們快速吃完午餐,免得外面的人等候太久。回程的時候,殷殷故意拉着阿寶聊天,漸漸和我們拉開距離,造就了我跟卓行短暫的獨處時間。



「頭先嬲啊?」

我試探問道,他臉帶微笑,回復原來的他。

「吓?嬲咩啊?」

「你囉,好似有人黑面喎。」

「痴線,我邊有?」

「真係無?有人仲不停㩒手機唔理我哋添~」

說罷,卓行的電話就傳來震動。

「大忙人,咁多人搵。」



「Paula問我啲科考成點咋嘛。」

「喔...」

卓行的手指在屏幕上飛快舞動,一會兒便放下電話。

「做咩唔出聲啊?」

「你覆訊息嘛,咪唔阻你。」

卓行沒有回應,只是用手輕輕拍我的頭,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做咩啫你?整亂人哋個頭。」

他並沒有弄亂,我是故意這麼說的。

「阿寶就真係整亂你個頭喇。」

「咁你呢?」

「我係幫你整返好,我幾時有整亂過?」

「講到自己咁好?」

「我不嬲都對你好㗎啦。」

這次換我笑而不語。